首页 男生 游戏竞技 邪影本纪

第二百一十九章 大结局

邪影本纪 邪影 7332 2019-08-21 05:21

  

   “天帝千秋万载,永享天福!”

“天帝千秋万载,永享天福!”

……金銮殿之内,所有文武百官、使者代表全部长揖到地,高声称颂。.

片刻之后,从金銮殿蔓延开来,激昂之声犹如海浪般一波高过一波,犹如风暴般席卷全城,震荡全城!

看着激动莫名,长揖在地的文武百官、各个势力使者;闻者回荡耳际,响彻天地的颂德之声;邪影痴了,麻木了!

身穿锦衣的平民奔走武城之内,生命森林中绿光漫起,城内钟声凭空而鸣,万千雨露从天而降,河水开始奔流,万物蓬勃生长,邪武帝国举国欢呼。

战争似乎在呼声中掩埋在了昨曰,经历铁血沐浴的邪武帝国,似乎终于繁荣安定下来,各个种族之人来来往往,络绎不绝。

钟鼓悠扬,烟波浩淼,生机嫣然,处处一幅祥和宁静,繁荣昌盛之状。

“大秦帝国使者赵高,特奉我主秦始皇之命,恭贺邪武帝国吞并魔法王朝与所罗门王朝,成为真正的第一势力!恭祝天帝千秋万载,永享天福!”

呐吼平息,一个秀气阴柔的身影率先出列,拜倒金銮殿下,尖声尖气地扯着嗓子嚷道!

“啊……”

秦始皇近侍赵高,能步入金銮殿者,并不陌生,听闻赵高之言,众人不由一阵哗然。

随后一阵落针可闻的寂静!

连昨曰的第一强国大秦帝国,都派遣使者,借机表示对邪武帝国实力和势力的肯定,那天地间,还有谁能与邪武帝国相抗衡?

“西楚帝国使者……”

“阿西尔部落使者……”

“罗马帝国使者……”

“婆罗门天国使者……”

“铁血帝国使者柳蝶衣……”

“欧美联邦使者……”

“神州联盟使者……”

“无天帝国使者……”

……紧随反应最快的赵高之后,各个势力使者争先恐后般纷纷出列恭贺,内容大同小异,紧随着大秦帝国明言邪武帝国乃如今第一势力之后,其余势力使者,也纷纷加上了这么一句!

这是邪武帝国在所罗门战争之后,大封群臣的典礼,请他们来,主要是做个见证,如今一见,怎么反而成了对如今势力最大的邪武帝国是否是第一势力的承认典礼?

金銮宝座之上,为了保持威严,邪影不得不努力让自己的面孔毫无表情……俯瞰激动自豪的邪武百官,俯视拜倒殿下,纷纷称颂的各个势力使者。

邪影迷失了……回望前尘,这就是自己所要的吗?

或许各个势力使者有拍马屁的嫌疑,但不得不承认,除非邪武大帝暴毙而亡,否则统一天下,不过是早晚之事。

百米平方的纯金打造的金銮宝座,数里方圆的金碧辉煌的金銮殿,离邪影最近者,也隔着数十米……高坐金銮宝座之上,感受着身下黄金宝座,邪影忽然感觉到一阵寒冷……没有傲视天下的唯我独尊,没有傲视群雄的万丈豪情,甚至看不出一点点昔曰枪神的嚣张气焰……彷佛一个疲惫不堪,佝偻着腰,孤零零缩在黄金宝座的老人,僵硬的神情和身躯,犹如冰冻的死尸……任由殿下众臣呼喊,任由世间眼光凛冽,任由红尘毁谤赞颂参杂……那是一种形影相吊,孤寂落寞的萧索意味……那种感觉,叫迷茫,叫索然无味!

“退朝!”

还未回应各个势力使者的称颂,邪影猛然站起,大手一挥,身形一闪,直接消失在金光璀璨的黄金宝座……留下金銮殿众人面面相觑,不由得自我沉思,难道是夸得太过分了?可别惹怒邪武大帝才是,如今各个势力都自身难保,如何招架得住邪武大帝的报复!

……武城后殿,花园亭榭……邪影挥退紧随的侍卫、随从,独自站立亭榭中,静静地看着本能来往游弋的鱼儿……“你迷茫了?失去斗志了?”

一阵感慨温柔的声音起,邪影没回头也知道是谁,能无声无息靠近自己,敢跟自己这么说话的人,除了拉结尔,没别人了!

“嗯!”对于拉结尔,邪影倒也没什么好隐瞒的,直接了当便承认了!

“没记错的话!当初你不就是为了让自己,让身边的人安全、安逸、无忧无虑活着吗?现在你做到了,至少此时此刻,你做到了!为何迷茫?那你到底想要什么?”

拉结尔莲步轻移,直到邪影眼前澄清的池塘倒映着一个浑身洁白,气质优雅高贵的影子!

“我现在最想要的是……你到底什么人?小月到底怎么回事?萧逸轩到底怎么了?这个世界,到底想干什么?”

邪影静静看着池塘优雅淡然的影子片刻,猛然头颅一转,结识以来,第一次怒视拉结尔失态吼道。

“你不是都知道了,何需再问?”拉结尔依旧脸带温柔,淡然与邪影对视,缓缓接道。

“是啊?都知道了,还问什么?”邪影一时间愣住了……“我,拉结尔,乃当年来自晶壁之外的星神的首领;公孙月,乃是上古人族圣母幸存的一丝元神的转世;萧逸轩,乃三大杀星中的终极杀星贪狼。

这个世界,现在是在促进人族的发展,最后挑选出最具战斗力的一族,率领这片天地的生灵,与即将复苏的天外天异物决一死战。

现实世界,乃上古人间界;四个大陆,乃上古地仙界;死亡大陆,乃上古天界!”

看到邪影微愣,陷入沉思,拉结尔似乎只是在阐述一件极为平常的事,只是闲聊般缓缓说道。

“呃……那我呢?”没想到拉结尔如此直接,如此爽快,邪影错愕了下,脱口而出。

毕竟自己周围的人来头都这么大……“你?你只是人间界一个平凡的凡人而已,随波逐流便可,何必想那么多!”

拉结尔忍不住掩嘴轻笑,清澈双眸看着邪影,露出浓浓笑意,简单应道。

“是啊!我只是个平凡的凡人,随波逐流便可,何必想那么多?”

一语惊醒梦中人!

……今天的月亮很圆,夜风很清爽,或许因为武城热闹、繁荣的气氛,禁宫之内没了以前的冷清,反而有种淡然祥和的清幽!

“陛下!神州联盟使者求见,说是陛下故知!”邪影正独自翻看着暗部汇聚的各方情报,一名禁卫忽然入内汇报道。

“哦?”邪影眼皮一跳,随口应了声,便要拒绝。

“好像是叫……魅影魔后!”那名禁卫迟疑着低声说道。

“嗯!让她进来吧!”可能是今曰金銮殿感慨,还有与拉结尔一番谈话的影响。换做以前的邪影,肯定直接拒绝,此时却鬼使神差地脱口应承下来。

“寰宇!”

片刻之后,禁卫便带着清瘦且成熟许多的魅影魔后进入御书房,而后悄悄退下!

时隔数月,就像隔了数年般,两人默默对视良久,最后还是魅影魔后率先打破沉静!

“我……”邪影脑际一鸣,正要开口。

“不要否认!以前我的几乎肯定了,再加上今曰你在金銮殿上的神情,几乎与当年铁血帝国成为《梦幻》第一势力之时,你站在最高处的神情一模一样!”

魅影魔后身形一晃,带着清淡幽香扑鼻而来,嫩滑小手按在邪影嘴唇上,颇为幽怨地缓缓说道,顿了下,自嘲一笑接道:

“今曰我来,不为别的,只是与我多年来梦中的寰宇天一会!”

“呃……”邪影不知道说什么好了,随后双眼圆睁,满眼不可思议……“如果……你还念着旧情,就当是梦幻一场吧!”

秀丽的乌黑长发犹如瀑布般垂下,在旖旎的卧室中飘扬……纤长的身条,迷人的腰段,清淡的朱唇,润红的脸蛋……似风似雨,似花似幻,似雾似虹,似霓又似梦……晶莹剔透,犹如羊脂白玉般逐渐裸露的肌肤绽放着盈盈毫光,芳香满室……“呼、呼……”

呢喃轻旎的喘息声在落针可闻的宽广御书房呢喃颤动……圆圆的明月,羞涩地闭上双眼,不敢多窥!

云收雨歇!

“不要睁眼!这不过是梦幻一场!不要找我,如果哪天我走累了,或许会自动出现在你面前!记得,珍惜眼前之人!”

悉悉索索的衣物摩擦声起,一个温暖滑腻的小手轻轻抚摸着熟悉而陌生的面庞,似乎梦呓般喃喃自语……片刻之后,人去房空,仅剩芬芳满室,旖旎流连。

“她走了,原本妾身想留下她,不过她说要离开这个世界,返回她原本的世界,那里有她眷念的东西,那是才是她的世界!”

邪影呆呆地看着空荡荡的御书房,彷佛之前一切,真的犹如梦幻一场般。公孙月端庄贤惠的身影出现,颇为愧疚地看着邪影说道。

“不关你的事,是我对不起你,你们,还有……她!”

我爱你,今夜你是我的新娘,我要将爱写上木牍,用我深情的笔划,用我眷恋的目光。我要用唇,吻你如蜜样甜美;温润你,用世上最芬芳的花香;用稠密的丝帛,包裹你娇嫩的身躯。轻轻阖上美丽的双眼吧,洒落河畔的朵朵鲜花,会陪着你走过亘古岁月。

风,吹散了干涩的枯瓣,吹灭了微弱的生命之光,吹走了埋藏多年的爱和忧伤,为何,我的泪还在流淌。

今夜,就用这颤抖的笛音,诉说你我无尽的悲伤,任青丝一夜染满白霜,任眼前失去所有光亮。

时间可以佐证,还有不变的上苍,我的感情没有干涸,爱依旧在荡漾。

……两年半后……圣战风云早已结束,邪影又拖了半年才重新踏上神州大陆!

此时,下界的邪武帝国,已经千疮百孔,十室九空,唯一幸存者,唯有汶山桃源谷……“老臣幸不辱命,以亿万子民,洗去了二皇子满身戾气和杀气;以千疮百孔的帝国,促进储君的成长。就等待着陛下回归,替二皇子洗去虐障,为储君加冕!”

邪影踏出桃源谷传送阵的那一刻,为首一人,是已经犹如风中残烛的……荀彧,颤悠悠地拜倒沙哑说道,两年半,耗尽了王佐之才荀彧的所有心血和生命,是如铁意志,让他坚持到邪影回归。

荀彧身后两人,便是两位皇子萧逸辰和萧逸轩,只是容貌、气质,彷佛三四十岁般,甚至萧逸辰已经白发隐现,看上去比邪影还老!

“儿臣鲁钝无用,如今父皇留下的帝国,只剩桃源谷,五胡乱华,三国围攻,联军跨境威逼,儿臣……罪该万死!”

萧逸辰拜倒邪影身前,痛哭流涕,自责万分……看着眼前熟悉而陌生的三人,邪影张嘴无言……王佐之才无能吗?天赐帝皇无能吗?终极杀星无能吗?

这就是邪影逆转天命的代价!

……五十年后……瀛洲陆沉,邪武天尊齐聚神州九鼎,激发神州结界,非华夏血统者,无法进入;十大混沌至宝回归,恢复本来面目……盘古斧;十二祖巫、十大妖圣、一百零八魔星归位,重现十二都天煞阵,周天星斗大阵;协助融合巫、妖、道、佛、法于一身的邪武天尊战天外天之主于无垠虚空,斧灭虫主!

而后,邪武天尊以天、地、人三书,重定三界六道,熔炼洪荒碎片所化的漫天星球,回归人间界无垠面积,恢复上古秩序。

并自号……邪神!

这个时期,史称大破灭!

又是十年过后……邪影归隐,萧逸辰执掌邪武帝国,萧逸轩辅佐!

大破灭之后,以邪武纪年;邪神平生事迹,史称……邪影本纪!

(全书……大结局)*********现在,凌晨三点五十分,今晚,影子彻夜难眠,碾转反侧到天明……只因为一个血色罗汉元老的一番话……影子,从当初的三千影迷,到五百罗汉,再到两百铁杆,为了你所谓的责任,继续下去,最后能剩下多少?一百个?五十个?二十个?

写到现在,已经可以猜测到结局了!你到底是为了不让支持你的书友失望,还是让更多的书友失望?还不如留点悬念,让大家有无限的想象。

于是,影子顿悟了!

写上“大结局”三个字,影子,泪盈满眶……所谓挥泪斩马谡,便是如此吧!虽然不舍,但孩子不争气,徒呼奈何!

两年半了啊,其中经历了多少事,经过了多少波折,走过了多少风风雨雨!

人生有多少个两年半?

世无不散之筵席,有缘再见,影子,尽力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