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花与剑与法兰西

24,家庭的阴影

花与剑与法兰西 匂宮出夢 12080 2019-06-17 14:50

  

   突如其来的噩耗,让原本喜庆欢腾的特雷维尔公馆,一下子陷入到了愁云惨淡当中。

愕然得到了内兄死讯的特雷维尔元帅,陷入到了莫名的悲痛和伤感当中,一时间表情痛苦而又茫然,就连说话都失去了平常的气势,整个人都颓丧了许多。

聚过来的客人们,当然看得出老元帅的魂不守舍,于是他们纷纷在安慰了几句话之后告辞,就这样,今天原本预定用来给圣梅朗侯爵接风,顺便让老朋友们一起叙旧的宴会,刚刚才开始就草草结束了。

随着人们的次第离开,人声鼎沸的大厅一下子变得沉寂了,重新变回到了平常的冷清,只有寥寥几个人还留在里面,消化这个可怕的噩耗。

因为爷爷精神实在太差,所以夏尔先送他回到了卧室里面休息,然后走到前庭一个个地送别远道而来的客人们。

他的心情也变得十分糟糕,所以有些没精打采,好在现在也没有人会苛求他,客人们纷纷安慰了他,然后告辞离开。

夏尔只是机械地说着感谢的话,心思早已经飞到了别的地方,直到基督山伯爵向他告别,他才稍稍回过神来。

“我的朋友,真的很遗憾,谁能想到会有这样的意外,真是太遗憾了……”伯爵一脸的凝重,拍了拍夏尔的肩膀,“不过你也不要太过于伤感,人终究有这么一天的,谁也逃不过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重要的不是时间,而是方式。”

也许是想到了什么,基督山伯爵的态度相当诚恳,似乎是真心为特雷维尔元帅的悲痛而感到遗憾。

如果他真的跟此事有关系的话,那演技也太精湛了。

可是真的没关系吗?

难道一切都只是巧合?

圣梅朗侯爵生活在马赛,布沙尼神父出现在马赛,维尔福检察长曾在马赛,他的管家还是在马赛入狱的……这一切真的可以用巧合来解释吗?

当时到底该死地发生了什么?!

夏尔在心中怒吼。

因为内心的焦躁和恼怒,他的表情很僵硬,不过基督山伯爵倒也不觉得奇怪,只是又重重地拍了一下夏尔的肩膀,然后转身就想要走。

“等一下!”夏尔脱口而出。

“怎么了?”伯爵转身回来,有些好奇地看着夏尔。

“我刚刚看到您站在维尔福先生和夫人旁边……是已经认识了他们吗?”夏尔目光炯炯,一直看着伯爵。

“是的。”伯爵轻轻点了点头,“托你的福,我找到了结识他们两个的机会,不得不说维尔福检察长正如我所想的那样,一个严峻而且毫不留情的人,和他谈话有一种特别的感触。”

“我看你们谈得好像挺开心的样子……你们之前见过吗??”夏尔装作不经意地问。

“不,我们没有见过,今天是第一次见面。”基督山伯爵立刻摇了摇头。“可能是刚才我们刚才聊得比较投机,所以给你带来了这种错觉吧,但是真的很遗憾,我没有那种荣幸,在之前就认识他们夫妇。”

“哦,我明白了。”夏尔了然地点了点头,“那么再见,伯爵。”

“再见。”伯爵也向他招了招手,然后转身离开。

有意思,伯爵说他以前从来没有见过维尔福检察长夫妇,而瓦朗蒂娜却说她之前就在意大利见过基督山伯爵……我到底该相信谁呢?

这还用问吗?夏尔在心里回答。

他摇了摇头,然后转身走回到了宅邸内。

此时大厅里面已经是一片愁云惨淡,气氛压抑。

圣梅朗老夫人呆若木鸡地坐在座位上,表情僵硬,似乎整个人的思维都已经停滞了,丧偶的悲痛已经打垮了她。

她的前女婿维尔福检察长正站在她的旁边,弯着腰对她说话,似乎是在安慰她,而她的外孙女儿瓦朗蒂娜,则呆呆地站在她的旁边垂泣。

因为已经哭了很久了,所以她泪水涟涟,睫毛上沾满了泪珠,闪耀着光彩。

泪水里面蕴藏着的深沉的悲哀,让原本就苍白病弱的她更加显得楚楚可怜,所谓梨花带雨大概也就是这么回事吧。

爷爷瘫痪,父亲不闻不问,结果现在外公又去世了……想想还真是可怜啊。

夏尔心中不自觉地闪过了一丝怜悯。

“别哭了,瓦朗蒂娜。”他走到了瓦朗蒂娜的身边,然后小心地将自己的手绢递给了对方。

瓦朗蒂娜没有理会他,仍旧在哭泣着,泪水不断地从眼眶当中涌出,无声地呜咽着,巨大的悲痛让她无暇他顾。

夏尔叹了口气,然后更加凑近了一些。

“瓦朗蒂娜,我知道你现在很伤心,但是现在光是伤心是不够的,还有很多事情需要你处理,你的外婆还需要你。”他在少女的侧边低声劝告,“她已经够伤心的了,如果你现在都垮了的话,那她岂不是更加伤心?”

夏尔的劝告终于起了作用,瓦朗蒂娜终于稍稍止住了泪水,然后抬起迷蒙的双眼看着他。

“外公……我的外公真的很爱我……”她用颤抖着的声音对夏尔说,“他这次过来……就是……就是为了来看我的啊!结果……结果却永别了……他该多遗憾……”

一想到这里,她又止不住地哭了起来,肩膀一阵抽动。

不过她还是拿过了夏尔的手绢擦眼泪,看样子已经在控制自己的情绪了。

夏尔静静地站着,等着她恢复理智,而随着时间的流逝,瓦朗蒂娜慢慢地擦干了自己的眼泪,然后抬起头来看着夏尔。

“谢谢你的安慰。”

“没事,发生这种事情,怎么可能不安慰你呢?”夏尔苦笑了一下,“其实我的爷爷也很悲痛,我刚刚送他回去的时候,他一句话都没有说,整个人都好像懵了一样,我真的有点担心他。”

“哎……上帝……上帝为什么要跟我们开这么大的玩笑呢?”瓦朗蒂娜长叹了口气,“我……我居然连外公的最后一面都没有见到!”

明明是个年纪轻轻靓丽少女,却已经被生活折磨得有些老气横秋,确实活得不容易。夏尔不禁暗暗叹息。

“正因为你失去了外公,所以你更加不能被压垮,因为还有其他人需要你,你的爷爷现在更需要你来照顾……”

“是啊……爷爷!”瓦朗蒂娜猛然抬起头来,然后四处顾盼,“哎呀!我刚才脑子一片模糊,居然把爷爷给忘了!”

“刚才一片混乱,客人们离开的时候,我怕有人冲撞到你的爷爷,所以让人带他去休息室休息了。”夏尔回答,“来,我带你过去吧。”

“谢谢你,夏尔!”瓦朗蒂娜满怀感激地看着他,“你想的真是太周到了……我,我的很感谢你。”

“这时候还要说谢谢,是不是太生分一些了?”夏尔潇洒地耸了耸肩,“我们是表兄妹嘛,互相帮忙是应该的。”

“嗯!是的……应该的。”瓦朗蒂娜虽然眼角还带着泪花,但是却微微笑了起来,似乎满怀庆幸,“我们过去吧。”

一边说,她一边将夏尔给她的手绢放在了怀里面。

夏尔很快就带着她来到了休息室里面。

而诺瓦蒂埃侯爵,此时依旧瘫在自己的轮椅上,目光呆滞地看着天花板,似乎在出神地想着什么。

毫无疑问,这个突如其来的死讯让他和特雷维尔元帅一样悲伤,毕竟死者也是他曾经的亲家公。

但是除了悲伤之外,他的脑海里面肯定还有别的东西。

众所周知,诺瓦蒂埃侯爵是一个坚定的皇帝支持者,多年来一直都殚精竭虑地为帝国效劳;然而圣梅朗侯爵就不一样了,他是忠诚的正统派,狂热支持波旁王家,两边人虽然是亲家,但也是政治立场截然不同的对手。

当年他们两个就因为泾渭分明的立场,几乎从来都不来往,也谈不上什么感情,等到了儿媳妇死后,就完全断绝往来了。

只是,到了这个风烛残年的时候,所谓的立场还有什么意义呢?

现在两个老家伙,一个已经瘫痪了多年,几乎算得上是一个活死人,而另一个,突然就暴死在来巴黎的路上,再也没有机会和他的老朋友们叙旧。

所以他的心情很复杂,不知道是在缅怀当年的点点滴滴,还是在想自己还能活多久呢?

“爷爷!”一看到躺在轮椅上的老人,瓦朗蒂娜就直接走了过去,想要唤醒正在沉思的老人。

“瓦朗蒂娜?”夏尔突然叫住了她。

“什么事?”瓦朗蒂娜停下了脚步,然后有些好奇地看着他。

“嗯……我有个事情想要找你确认一下……”夏尔有些踌躇,但是还是反手关上了门,

“虽然现在说这些可能有些……嗯有些不近人情,但是我能否冒昧请你先回答一下我?”

“为什么这么郑重其事呢?到底怎么啦?”瓦朗蒂娜更加好奇了。

“你刚才说过你在意大利见过基督山伯爵,到底是怎么回事呢?刚才我没时间问个清楚,但是现在我想让你详细告诉我一下……”夏尔有些不好意思地说,“虽然这可能占用一下你的时间,而且在照这个场合下可能有些不妥,但是我还是请你帮我一下忙。”

瓦朗蒂娜确实有些气结,现在她外公死了,爷爷还不知道怎么办,结果表兄却来问一个不相干的意大利人,但是,夏尔的郑重其事,恰恰说明了他很看重这件事。

“这对你很重要吗?”她低声问。

“确实……相当的重要。”夏尔点了点头,“我必须现在就弄清楚一些事实,这样也许能够避免一些更糟糕的事情发生,瓦朗蒂娜,其实帮我就是帮你自己,你应该明白这一点的。”

“帮你就是帮我自己……”瓦朗蒂娜重复了这句话,然后蓦然脸色微微发红。

“好吧……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我就帮你回忆一下吧。”

她叹了口气,然后带着走到了房间的一个角落里面。

“那是大概两三年前吧,我的后母和我到意大利去旅行。那时候我生病了——当然其实我的身体一直都不是很好——所以医生怕我的肺不好,就指定我们去南方旅行,呼吸一下那不勒斯的新鲜空气。我们在这一路旅途当中,曾经路过博洛涅,比鲁沙和罗马。我见到他,就是在比鲁沙的波士蒂旅馆里面……”

瓦朗蒂娜微微眨着犹带着泪花的眼睛,沉浸到了回忆当中。

“我的印象很深,因为那天天气真的太热了,比我们北方的巴黎热多了。那时候,我的后母正在等一辆马车,但是因为是节日的关系,马车来得晚了,我在花园的树荫底下散布,其实能够舒服点儿——而我的弟弟,正在到处抓鸟,就像他平常一样顽劣淘气。”

接着,瓦朗蒂娜的语气里面带上了一丝奇特的感触,显然是对那一天的情景还是印象非常深刻。“我的后母是在一个葡萄藤搭成的凉亭底下等待的,当时她坐在一张石凳上,而当我走累了,然后在花园的一个角落里面乘凉的时候,看到她正在和一个人聊天,聊了很长一段时间……那个人,那个人身穿羊毛大氅的人,全身黑色,但是皮肤苍白得可怕,犹如是从地狱里面跑出来的使者一样,他的眼睛里面跳动着闪耀的光,犹如鬼火……是的,上帝啊,就是他!我全想起他来啦!”

瓦朗蒂娜突然颤抖了起来,显然回忆起来的东西并不让她感到愉快。

“瓦朗蒂娜,冷静点儿!”夏尔连忙扶住了她的手臂,帮助她镇定了下来,“我们现在是在法国,不是在意大利,没有人能伤害到你。”

“是啊,现在我们在法国。”瓦朗蒂娜庆幸地笑了笑,然后做了几下深呼吸,重新平复下了心情,“那个人,我们原本以为他是医生,当时他已在那家旅馆住了两星期,在那期间,他医好了他贴身跟班的寒热症还有旅馆老板的病……大家都管那病叫黄疸病,我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总之,大家都称他是一个妙手回春的医生,我也原本以为是如此,直到今天看到了他,才知道他是那个大名鼎鼎的基督山伯爵,但是上帝作证,他真的好想是个地狱里面的鬼魂啊!”

“不管是不是来自地狱,总之他现在很有钱,巴黎人只在乎一个人有没有钱,不在乎他来自于哪里,只要他有钱,那么这里就会待他如同上宾。”夏尔颇为冷静刻薄地回答,“好了,接下来呢?他和你的后母谈了什么?”

“他们看样子是打发时间而已,所以谈天说地说了很多东西,话题跳转很大,再加上我当时距离挺远的,所以也不可能完全听得清楚。”瓦朗蒂娜微微皱着眉头,显然正在冥思苦想,“他们讨论了戏剧,画家,各地的风土人情,对了……还有一些……一些植物学和药物学的东西。我没有系统学过拉丁文,所以只是听了一个大概,但是肯定是有类似的话题不会错了。”

“植物学……药物学……”夏尔皱了皱眉头,“你的后母对这些话题也有兴趣?”

“我的后母学识十分广博。”瓦朗蒂娜带着一丝不情愿,但还是如实地夸奖了自己的后母,“她出身于一个学者家庭,从小就受过十分严密的教育,天文学,地理学,矿物都学过,植物学和药物学当然也不在话下。她几次说过她后悔自己不是个男人,否则倒也许可以成为像弗赖米尔那样的炼金术师……”

“倒是看不出她还有这么厉害啊!”夏尔暗自咋舌,“没想到一个常年幽居宅内的妇人居然还懂这么多东西。”

“你太小看人了!我们女孩子也不是笨蛋啊。”瓦朗蒂娜忍不住白了他一眼,然后继续说了下去,“……总之,后来他们就把话题都引到药物学上面去了,我记得他们提到过托弗娜毒水,还有别的什么毒药,对了,托弗娜毒水是什么啊?”

“在十七世纪时,在意大利有一个名叫托弗娜的妇人谋害了当地的领主,她使用的药水,相传无色、无味、无臭,而且极其致命,所以就叫托弗娜毒水。”夏尔一边解释,脸渐渐地阴沉了下来。

“那岂不是说……”

突然,两个人都觉得不对味了,瓦朗蒂娜止住了口,然后两个人面面相觑。

在意大利,基督山伯爵和维尔福夫人碰了面,然后谈到了毒药……这是聊天时的正常话题吗?

“我终于明白你为什么对他那么恐惧了。”夏尔眨了眨眼睛,“瓦朗蒂娜,还有别的什么吗?”

“没有了……真的想不起还有别的什么了。”瓦朗蒂娜又想了一会儿,然后摇了摇头,“我当时听得不太真切,只能回忆到这里为止了,抱歉,可能没帮上你的忙。”

“不,已经够可以的了,我觉得我受到了很大的帮助。”夏尔笑了笑,然后重新认真地看向了瓦朗蒂娜,“那么,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为什么,你这么关注你后母和一个外乡人的谈话呢?虽然你说你是无意听到的,但是我想没有人会去无意当中走到一个特定的位置,然后听了那么久的谈话。”

瓦朗蒂娜瞬间呆住了,没有回答夏尔的问题,一瞬间又好像回到了他们上次在她家里见面时,被夏尔挤兑时的样子。

“你当时发现她和其他陌生男人攀谈了那么久,所以开始怀疑她,于是决定偷听,希望抓住她的把柄?”夏尔虽然是提问,但是无意也是说出了自己的结论。

瓦朗蒂娜没有说话,夏尔也不再逼问,只是静静地看着他。

过了一小会儿,瓦朗蒂娜的脸色变得一阵红一阵白,呼吸也微微有些急促,胸部不断起伏,显然被夏尔揭穿的滋味并不好受。

“你……你总是这么有洞察力,又总是这么残忍呢……”又过了一会儿,她终于苦笑了起来,“你说的没错,我当时就是这么想的。我……我和她的关系太糟糕了,所以我就想,如果,如果真的能抓住她的什么把柄的话,也许能够让父亲不再那么偏向她,至少也能够让她有所顾忌,不要再那样欺压我。可是我错了,这不是什么把柄,他们只是普普通通聊聊天而已,以后也没什么来往。”

接下来,她的眼角又重新泛出了泪光,“你看,我也是个很卑鄙的人呢。我和社会一样卑鄙。”

“别这样,瓦朗蒂娜,诚然,你不是一个天使,但是也没有人期待你是一个天使。说到底,我们都是凡人,不是吗?我们都有自己的喜怒爱憎,我们都在为自己而努力拼搏,没有人能够责备你为了自保而做出的事情,况且你也没有做任何坏事。”夏尔安慰起了自己的表妹,“我倒是要感谢你呢,你是为了我才自暴阴私的,这说明你是为了帮助我而不遗余力,我觉得我能够被你这样坦诚相待,真是我的荣幸。”

接着,他又笑了笑,“现在,我们已经十分了解了。你和其他人,互相厌恶,互相提防,但是我们不需要那么做,我们是……嗯,是有亲情的同盟,我们互相帮助,保护自己,保护他人。瓦朗蒂娜,你不需要有任何的负疚,你虽然不是圣人,但却是一个好人,我可以明确地做出这个判断。如果你相信我的话,那就笑给我看看吧。”

瓦朗蒂娜被夏尔的这番话,有些感动,但是又有些哭笑不得。

但是最后,她还是微微笑了起来。

“你确实太喜欢捉弄别人了,天知道你怎么这么擅长洞察别人的内心!你刚刚说我们互相了解,这是错了,你单方面撬开了我的脑袋,把我的想法我的性格看了个通透,可是我呢?对你却不知道多少,这太不公平了!”

“还有很多时间,你可以慢慢弄清楚的。”夏尔哑然失笑。“到时候你就会发现了,虽然我不是什么好人,但是对你我却毫无恶意。”

“希望如此吧!”瓦朗蒂娜又白了一眼,“好了,我去照顾爷爷了。”

此时的她,虽然经历了外公去世的噩耗,但是比不久之前那种病弱苍白、满腹愁绪的精神状态,要好了不少,被夏尔帮助了之后,她深蓝色的眼睛确实看得到对未来的希望。

夏尔不打算再打搅瓦朗蒂娜照顾爷爷了,他退出了房间,然后小声地关住了门,接着从走廊里面向大厅走了回去,准备收拾今晚最后的残局。

然而,就在走廊的尽头,他被一个人拦住了。

爱洛伊丝-德-维尔福夫人正站在他的面前。

这是一个面孔稍微有些尖锐的女子,灵动的双眼正打量着他,仿佛正在估测这位特雷维尔家族的继承人到底有几分本事;她栗色的长发被一个镶着宝石的金发髻盘在了脑后。她穿着灰色的裙子,手上戴着手套拿着一把折扇,姣好的脸上挂着若有若无的微笑,整个人看起来既美丽,又充满了神秘莫测的魅力,

是检察长大人娶的续弦,所以年岁并不太大,只比夏尔大了几岁,如今也不过是二十几岁的年纪,正是一个女人最为青春靓丽的时候。

夏尔一边打量着她,一边停下了脚步,然后十分亲切地笑了。“夫人,您有什么吩咐吗。”

“很抱歉,特雷维尔先生。”微笑着的夫人开口了,“今天我们一家让您爷爷的好兴致都败坏干净了,发生的这一切真是让人遗憾。”

“这不是您能够控制的事情,不用放在心上。”夏尔摇了摇头,表示无需道歉。

“虽然圣梅朗先生并不是我的父亲,但是他毕竟也是我丈夫之前的岳父,所以我为这位先生的死而倍感悲痛。”夫人稍微眨了眨眼睛,似乎有些哀戚,但是并无多少真正的悲痛,“但是,正因为在这个悲痛的时刻,我们一家人更应该团结在一起,这样才能克服悲痛,重新恢复往日的和睦。”

“我也十分希望您一家能尽快恢复和睦。”夏尔在和睦一词上加重了音,略带了一丝讽刺。

夫人当然能够听得出这种讽刺了,她视线微微一沉,然后轻轻叹了口气。

“您……您去帮我叫一下瓦朗蒂娜吧,我的丈夫准备带着她和她爷爷,以及圣梅朗夫人一起回去了,这个灾难性的日子,我们需要回去好好休息一下才能化解悲痛。我最好还是不要自己过去了,免得影响到瓦朗蒂娜和她爷爷的心情,现在大家已经够糟糕的了。”

“好的。”夏尔点了点头,转身又准备回去通知瓦朗蒂娜。

“哎……我知道瓦朗蒂娜不喜欢我,她可能……可能在您的面前说了一些不太让您对我有好感的话,其实我也理解她,毕竟继母都是不受人喜爱的。”就在这时,夫人微微苦笑,“但是,我觉得我还是有资格为自己辩解一下,我自从嫁到这个家中以来,一直都小心翼翼地对待着他的孩子,这些年来,我从来没有在物质上克扣过她应有的待遇,我也帮助她得到了足够完整而严密的教育,瓦朗蒂娜也许痛恨我不够爱她,但是以继母的标准来看,我已经做得足够努力了。”

“我是外人,无法评价您的家事。”夏尔遗憾地摇了摇头,“不过,如果您希望和瓦朗蒂娜相处友好的话,为什么不去当面跟她说呢?”

“都已经这个时候了,当面说又能有多少作用呢?”夫人继续苦笑着,“我只希望一切都能够继续维持,不要变得更糟,这就足够了,瓦朗蒂娜毕竟长大了,迟早是会离开这个家庭的,我衷心希望她能够过得比我好,组建一个幸福快乐的家庭——”

接着,她意味深长地看着夏尔,手里的折扇微微摆动着,“如果像您这样俊美而又聪慧、又有气概的孩子来带走她的话,想必……想必那是最好最理想的结果了。”

“谢谢您这么说。”夏尔不明白她这番话的用意,所以只能先点了点头。

“对了,我想问一下……刚才我看您和基督山伯爵好像在谈话,谈得还挺尽兴的,你们之前认识吗?”夏尔装作不经意的问。

“不,我们不认识。”维尔福夫人马上摇了摇头,几乎没有做任何犹豫。

是的,你当然要这么说了,基督山伯爵和你,都否认自己曾经见过面,唯有瓦朗蒂娜坚持见过。

那么,我该相信谁呢?

这个见鬼的混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