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花与剑与法兰西

第二百五十三章 图谋与依附

花与剑与法兰西 匂宮出夢 5618 2019-06-17 14:50

  

   夏尔的话很快就起了作用,以至于公爵不再是之前那种完全排斥和拒绝的情绪了,转而思索了起来。不管怎么,他总是最爱长子的,而且为人父母,谁不愿意孩子能够有一个更加轻松优渥的将来呢。

夏尔的话虽然不那么中听,但是也确实是实情,因为之前的浪荡生活,菲利普在社交界的名声并不好,不过这倒不是太大的问题,关键是先代公爵已经将大部分遗产交给了夏洛特照管,菲利普名为长孙结果什么好处都没落到,而且之前还因为在外省闹事而惹出了极大的风波,这就是太大的问题了。

没有钱,也没有光辉的前途,那么那些顶尖的名门肯定不会把他列为择婿的人选了。如果非要坚持找世家联姻的话,那么只能找到一些空有头衔但是别无财产的家庭——正如夏洛特现在找到的一样。

如果真要有更好的人选的话,恐怕公爵自己也老早就为儿子找好了,不会让他的婚事拖到这么久还没有确定吧。

虽然一直都不顺利,但是公爵心里多少还有点侥幸心理存在,而夏尔现在就把残酷的事实给摆上桌面了,无疑也击溃了他心里的幻想。

“夏尔……虽然这很让人难受,但是我知道,你得其实也没有大错,菲利普已经很难找到让人特别中意的结婚对象了。”良久之后,他只能叹息了一下,“不过……就算这样,国内国外有这么多人可以选,总归可以选到更好的吧?不必非得要和德-博旺这种人扯上关系……”

不知不觉当中他的语气已经变得弱化了不少,显然已经出现了动摇,只是因为那种贵族心态的矜持,所以还是有些纠结而已。不过这种纠结依旧在夏尔的意料之中,他也有的是办法来对付这种纠结。

“没错,欧洲各地都有想要嫁女儿的人家,我们特雷维尔家族也算得上是一块金字招牌……可是您能够拿您的儿子去冒这种险吗?要是我们扯上了外国人的麻烦,恐怕对谁也没有好处,再了,实打实的二百万,也不是什么人都肯拿出来的。”夏尔依旧强调了一遍,他知道,真金白银永远是最有服力的,“如果菲利普有个几百万家私,也有一个大银行家作为靠山,想必您就没必要再为他的未来发愁了吧?现成的就有一个好人选在身边,为什么您还非要去舍近求远呢?我想这是一个不明智的行为。”

“可是……可是……”公爵低下头来,似乎很头疼。他心里也知道,夏尔的话很有道理,以儿子的生活方式和行事风格,日后也免不了继续花天酒地,如果没有大笔的财产作为后盾的话,这种生活方式只会让他负债累累最后败光家业走向破产——这种名门子弟败光家业然后声名狼藉的故事,公爵本人从在社交界就已经见过、经历过无数了,他当然知道那种可怕后果。

夏洛特高傲无比,视自家的门第和荣誉为不可侵犯的神圣领域,而作为她的父亲,公爵也同样深以自家的门第为傲,然而公爵毕竟老于世故,见惯了太多风浪,所以考虑问题的时候就不可能不更加圆滑一些。

“别再犹豫了,这种好事要是一旦错过,以后就没有再来一次的机会了,有的是人想要那几百万的陪嫁,他们可没有您这么犹豫和不安。”夏尔继续了下去,然后陡然话锋一转,“另外,您也别觉得丢了您的面子,如今德-博旺伯爵已经是法兰西银行的总裁了,可以是金融界最为显赫的人,凯勒先生作为他的主要合作者之一,天知道有多少人羡慕和奉承,这种人能够做菲利普的岳父,难道对他来不是大好事吗?!”

公爵皱起了眉头看着夏尔,听着他的慷慨陈词,如同往常一样,在女婿富有服力和感染力的言辞面前,他再度动摇了,情绪倾向了对方的意见。和儿子不同,他一直没有什么太大的志气,只想享受自己这一辈子的富贵生活而已,所以很喜欢听从别人的意见,乐于服从权威,对他来,随大流永远都比特立独行要好,因为风险更。

在当年,他毫无怨言地服从着父亲的权威,因为当过国务大臣的父亲在他眼里高不可攀,而现在,在他内心深处,对这个身为国务大臣的女婿同样也是十分敬畏,所以夏尔的陈词不可能不对他造成触动。

“听你这么一,我……我也觉得有道理。”公爵终于沉重地点了点头,“也许你得确实是对的,时代已经转变了,我们不该那么拘泥。可是……外界未必会体谅我们的用心,还有,你妈妈和夏洛特那边也不过去啊……”

“这种大事,我想妈妈会体谅的,难道她不希望菲利普有个更好的未来吗?只要您能够将我给您的辞转述给她,我想她一定是可以理解的。至于夏洛特……”一到夏洛特,夏尔自己也有点发愁,所以苦笑了一下,“只要您和妈妈,还有菲利普本人都表达了意愿,难道夏洛特还能强行改变吗?”

“我大概是明白了……你是服不了夏洛特,所以转而把我们拉到自己一边了。”看到女婿这么,公爵自己也苦笑了起来,接着,他猛然抬起了头来,“夏尔,那你告诉我吧,你为什么要这么上心?按理来这种事你不会特别在意的,为什么哪怕冒着和夏洛特闹翻的风险你都要坚持那么做?”

夏尔被这个问题弄得有些怔住了,他刚想找个借口,公爵马上抬起了手。

“闲话我就不多了,夏尔,你就明确告诉我吧,反正这儿就我们两个人,有什么不好的呢?我算是挺了解你的,你就别是为了和菲利普兄弟感情之类的话了,按照你的脾气,没有特别的理由的话,你才不会管菲利普娶谁呢!你的家族观念根本就没那么重。”

夏尔顿时有些哭笑不得,因为岳父这话确实倒也很精彩,而且也确实是现实。

当然,即使如此,夏尔也得心应付。

“其实你要全为了菲利普,倒也并不是,我某种情况下也是为了自己考虑。”夏尔勉强笑了笑,然后放低了声音,“我想您是知道的吧,德-博旺伯爵之所以能够当上法兰西银行的总裁,是因为我在幕后出了不少力气。”

“这个我倒是听了,你跟陛下大力推荐了他。”虽然早已经远离了政治中心,不过老公爵遗留的人脉毕竟还有不少,所以公爵的消息还算是比较灵通的,他马上点了点头,“人人都你们两个是结党了的……哦,难道就是为了这个原因?你想要让你们的盟友关系更加牢固。”

“对的,我们两个人现在互相依赖,谁都需要对方来为自己行事,而且联合起来的话会事半功倍,”夏尔点了点头,“而为了让我们两边的关系更加密切,某种程度上,联姻也势在必行了,伯爵的儿子已经死了,女儿也已经结了婚,所以没办法自家人上,那就只好找身边的人了。”

“所以你就把我们当筹码了吗?让我们和这群金融家联姻?”公爵依旧苦笑着,“也就是,凯勒先生也是得到了伯爵本人的大力支持?”

“差不多就是这样。”夏尔笑了笑,“您也别觉得憋屈,能够参与到这样的联姻当中,多少人求都求不来,菲利普有了这样的婚事,有了这样的丈人,以后再怎么样也不会吃亏了,难道这不是您最想看到的结果吗?”

顿了一顿之后,他的语气变得更加意味深长了,“另外,我只跟您一个人——这也是一份双保险。”

“保险?”公爵一下子没有弄明白。

“伯爵虽然受了我这么大的恩情,但是您也是知道的,对他这种人来,恩情不恩情的也就那么回事,一旦有必要他甚至可以六亲不认。”夏尔的声音已经放得很低了,“所以,我得上一份保险,万一伯爵以后跟我翻脸不认人,我就支持凯勒先生,让他来跟我们合作——而那时候,菲利普就是我们这份合作的最大保障之一……”

“这……这……”公爵的呼吸变得急促了一些,“凯勒先生有这个意思吗?”

“有没有这样的心思其实不重要,关键是有没有这样的胆量和实力,如果有我的帮助的话,他就可以有这样的实力。”夏尔摇了摇头,“这些人您是知道的,各个贪欲无穷,表面上他们对伯爵服服帖帖,恐怕心里想的全是取而代之,只要有了合适的机会,叛逆的种子就会生根发芽,不用我来点燃。”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啊!我终于明白了。”听完了夏尔的全盘计划之后,公爵沉思了很久,最后长叹了一口气。

接着,他抬起头来看着夏尔,神色十分复杂,半晌也没有出话来。

这眼光倒让夏尔有些不自在了。“爸爸……您是什么意见呢?”

“你有我父亲当年的风范,刚刚看你侃侃而谈的时候,我简直就像是看到了当年的父亲一样。”公爵突然出了有些莫名其妙的话,“也许你不是全对,但是你那种自信从容的态度,简直就和爸爸一模一样!我终于明白了,为什么爸爸会这样看重你,你确实是特雷维尔家族最有资格的继承者。”

接着,他又苦笑了起来,“所以我会听你的,让菲利普和这家人结亲吧!反正这个混账东西自己也已经做出选择了,我又何必再从中作梗呢!”

“爸爸……您真是太开明了。”眼见公爵如同自己所想的那样做出了决定,夏尔脸上露出了欣喜的笑容,“菲利普会感激您的。”

“要他的感激有什么用?这个混子以后老实过日子,好好跟着你干活就行了,免得再把我气死!”公爵又冷哼了一声。

接着,他又目光复杂地看着夏尔,继续了下去,“夏尔,你是我的堂侄,从我也很爱护你,夏洛特找你的时候我从来没有拦阻过,老实我也很希望你能够成为我女婿,感谢老天,这一切成为了现实。我不奢望你能够时时刻刻把我们放在心上,但是我希望,你能够看在亲情的份上,至少能够照顾我们一些,不要做那些不利于我们的事情,好吗?我斗不过你,菲利普斗不过你,夏洛特更加斗不过你,现在如果你真要这么做,我们只能束手就擒了。”

公爵这话有些低声下气,完全不像是岳父对女婿的话,反而有点像是在哀求了,这当然让夏尔如坐针毡。

“您这话到哪里去了?我从来就没有对您不利的想法,恰恰相反,我和您一样希望这个家族繁荣昌盛。”

“是啊,是啊,我们都是你的手下,只要我们昌盛了,你不就可以更加得心应手了吗?”公爵也笑了起来。“夏尔,我就跟你讲吧,我们老实跟着你走,你保我们家几代人,这个请求不过分吗?”

“不过分,完全不过分。”夏尔点了点头,“这是应该的。”

“那就太好了。”中年人终于轻松地笑了起来,“你妈妈那边我会去的。”

公爵如此话,不怕丢面子,在女婿面前低声下气,为的也就是这句话。事到如今他已经看得很明白了,想要保自家富贵,最好还是一直依赖自己这个好女婿,至于那些门第、家世之类的考虑,还是放在以后再吧,只要有富贵,矜持总是会有的。

就这样,翁婿两个人达成了共识,其速度之快甚至连夏尔自己也没有预料到,看来,在浮华和不正经的表面下,他的这个岳父其实很有头脑,而且拿得起放得下,确实也算是个人物。

如果不是那么贪恋浮华,喜欢声色犬马的话,恐怕他也能够有更多的作为吧,夏尔心想。

“既然这样的话,您也帮我跟夏洛特明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