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花与剑与法兰西

第二百六十九章 军使与谏言

花与剑与法兰西 匂宮出夢 8455 2019-06-17 14:50

  

   在最初的的惊愕之后,戈尔恰科夫将军很快就同意了法国人的要求。

他确实很想知道法国人到底想要跟他什么,毕竟现在打了这么久的仗,多少也算是交情了。

再了,就算现在法国人并不是他所希望的那样山穷水尽,他们肯来找自己商量暂时停战,肯定也明他们的处境不是太好,那么在这样的情况下,双方就有机会讨价还价了。

在总司令的命令下,这群法使很快就被带到了将军的跟前,在开口之前,戈尔恰科夫将军饶有兴味地打量了一下这些法国人。

这是一群衣装鲜亮的军人,见了俄军总司令之后都是马上敬了军礼,恭恭敬敬地站在了他的面前,但是又不失庄重。

他们身上都穿着大衣,而在军大衣下面的军礼服,人人胸前还别着在战争当中得到的勋章,虽然衣服都已经开始发旧,但是都被擦得发亮,干干净净,并不显得困顿。从他们身上看得出来那种属于军人特有的英挺和坚韧不拔的气质,展现出了法队应有的风貌。

看来法国人的状况确实不那么糟糕啊,将军忍不住在心里略微失望地想。

不过,想想也对,他们有世界上最为良好的运输船队,又有战舰掌握着整个黑海,想要补给那还不容易,哪像彼得堡那些蠢驴……他又不禁心想。

“你们想要过来谈什么?暂时停战吗?”将这些念头都压在了心头之后,将军镇定地问。

当然,他用的是法语,实际上自从世纪以来,俄罗斯贵族阶层都通行法语,作为一个高等贵族家庭出身的将领,戈尔恰科夫将军的法语自然也极其流利,甚至可能比俄语还要流利。

“是的,司令官阁下。”对面的军使当中领头的一位点头确认,“我奉我军总司令官德-特雷维尔元帅之命,代表我军前来与贵队洽谈短期停战事宜,请允许我介绍自己,我是雅克-米纳尔少校,很荣幸地在法军司令部担任参谋军官。”

“好的,我知道了,很高兴见到您。”戈尔恰科夫将军淡然点了点头。

虽然对这些打过来的法国人他毫无好感,但是贵族的风度不能不讲,所以他表现得十分礼貌,不过也没有什么热情。

“那么,为什么?为什么贵队突然想要短期停战?”

“目前我们两队已经交战了多日了,双方都蒙受了惨重的伤亡,恐怕我们需要一个短暂的休战期来收拾战场,顺便交换一些战俘。”这位米纳尔少校连忙回答,“将军阁下,我和我军官兵上下,都十分钦佩贵队在此次战争当中的表现,贵队展现的勇敢和大无畏精神,不愧延续了贵国优良的军事传统。”

虽然明知道这只是对方出于客气的恭维话,但是戈尔恰科夫将军听了之后仍旧感到十分高兴,不过他自然也不会因为对方的几句话就点头。

“我也很钦佩贵队的勇敢和牺牲精神,只可惜你们是以侵略者的身份踏上俄罗斯的土地的,而这就注定了你们不可能得到我们的欢迎。”他先讽刺了一句,然后马上转开了话题,“你们想要以什么方式休战?”

“特雷维尔元帅的要求十分简单,而且很公平。”少校立刻回答,“以一个月为整个休战期,在这一个月之内,我们双方互相不进行敌意的军事行动,也不改变主要部队的部署。同时划定中立区域进行战俘的交换,顺便各自允许一支不携带任何武器的收容队前往激烈交火过的前沿阵地收敛战士们的遗骨。元帅认为这个要求公平合理,而且是相互的。”

确实十分公平合理,而且似乎确有必要——戈尔恰科夫将军心想。

目前两军交战已经多次了,在激烈的会战当中都产生了巨大的伤亡,而各自手中都抓了不少俘虏——因为俄军基本上都是失败和撤退的一方,所以俄军被俘人数要比英法联军多少不少。

不过,对方显然也是讨了巧,现在正是隆冬时节,气候十分寒冷,完全不适于大规模的交战,而且会持续一段时间,所以这一个月内本来就没办法激烈交火,所停下的只能是双方之间的骚扰战而已。

但是就算这样,对戈尔恰科夫将军和俄队来,也是一个好消息,如果真能执行的话,那么他们至少可以在这个难熬的时节稍微喘口气。

原本俘虏对他们就没有什么用处,在如今各支部队都因为供应状况而陷入窘境的情况下,这些俘虏就更加成了一个让人头疼的烦恼,而如果能够进行战俘交换的话,那么很显然就可以去掉累赘,减员严重的部队还能得到一支意料之外的援军的补充。

同样,因为激烈的交战,大量战死官兵们的尸骨就躺在了各个主要战场的遗迹上,尤其是在双方激烈争夺的塞瓦斯托波尔要塞阵地,更加是尸骨累累。虽然两军都很注意收敛掩埋战死官兵的遗体,但是显然还有大量可怜人被遗漏了,一直躺在那里不得安息。

这些在战场上慢慢朽烂的遗尸,足以让任何一个勇敢的士兵心里发寒,生怕自己也会落得如此下场,影响到他们继续作战的勇气和士气。而哪怕不从士兵们的感情角度来看,适当收敛一下前沿阵地的尸骨也能避开天气转暖之后军队所将面临的瘟疫的威胁。

更何况,短暂的停战也可以让已经十分疲惫和痛苦的部队得到喘息,回复自己的精力,或者至少更轻松地度过这个冬天。

所以,从字面上看这是一个好得不能再好的提议。

不过,正因为是从字面上看显得太过于美妙,所以戈尔恰科夫将军感到有些难以置信,深怕敌人在字面之下潜藏了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

“听上去是不错的提议,不过我真的有些难以相信贵军的诚意。”他也懒得弯绕,直接就了出来,“毕竟,没有什么人能够保证你们能够忠实履行承诺。”

“德-特雷维尔元帅用自己的名誉担保,绝对不会做出任何背信弃义的举动。”这位少校抬起头来,以一种十分诚恳的态度看着将军,“他自己身为元帅,而且又是名门贵族,是不会拿自己的名誉开玩笑的,也请您相信这一点。另外,贵军也可以向我军派出军使,监督我们对休战协议的执行情况,如果感觉不对,你们可以停止配合,这是完全可以理解的。”

“德-特雷维尔曾经是一个光辉的姓氏,可惜被投靠了波拿巴的人给玷污了,而投靠了波拿巴的人,我们又怎么可能十足相信呢?波拿巴在我们看来,本身就代表着狡诈、残忍,还有背信弃义。”戈尔恰科夫将军冷淡地讥嘲了一句。

“但您仍然不能否认这些提议确实对您和您的部下有利。”米纳尔少校却没有放弃,“将军,我们提出的条件没有任何不合理的地方,您哪怕是尝试一下也可以看到我们的诚意,如果我们背信弃义,那时候您再痛骂我们不迟!”

这位少校的话,倒让将军有些意外,毕竟他身为俄军总司令,已经老久没这么被人当面顶撞过了。他的态度不卑不亢。恭敬但不畏缩,并且敢于和自己据理力争,从这一点来看,这位少校确实有资格担任军使。

“那好吧,请您转告德-特雷维尔元帅,我愿意接受他的提议,并且执行这个协定。既然他拿自己的姓氏做担保,我就姑且相信一次。”沉默了片刻之后,在最后,戈尔恰科夫将军以一种十分贵族化的腔调做出了答复。“等下你去找我的参谋官吧,让他和你制定详细的协议执行条款,我们姑且就把这些提议执行以下。”

“谢谢您的宽宏大量,将军。”米纳尔少校严肃的脸上终于露出了欣喜笑容,“我代表我军上下感谢您,而且我相信您的部下也会感激您的决定的。”

“这是特雷维尔元帅的提议,如果要谢你们就谢谢他吧。”戈尔恰科夫将军的表情十分淡然。“对了,不是他还有一封给我的亲笔信吗?给我吧。”

“这个……”少校有些犹豫了,顾盼了一下左右。“信上有一些私人的事情要告诉您……”

“嗯?”戈尔恰科夫将军再度感到意外了,他不明白那位元帅有什么私人的事情需要和自己谈。

向自己劝降?不可能,特雷维尔元帅不会闹这样的笑话。

想要投降?更加不可能了。

左思右想他也没有想出什么门道来,然后他又看了对方一眼,对方的神情坚定,显然是想要单独将信件交给自己。

“哼。”将军忍不住冷哼了一声,然后轻轻地挥了挥手。

在片刻的犹豫之后,在场的军官们和他的副官马上离开了营帐,只剩下了两个人留在了这里。

“好了,现在可以给我了吧?”将军冷冷地问。“我真希望特雷维尔元帅不至于是在消遣我。”

“他当然不会了。”这位少校又笑了笑。“相反,他将会给您极大的帮助,将军阁下。”

将军忍不住又愣了一下。

因为在这一瞬间,这位军官的气质好像转变了,原本的刚毅已经消失不见,似乎多了几分阴沉,忍不住皱了皱眉头。“怎么了?”

他倒不是怕对方搞什么花样,毕竟刺杀对方将领只会丢尽法军和特雷维尔元帅自己的脸面而已,对战争本身是没有任何意义的,甚至这样卑劣的行动反而会更加让俄军同仇敌忾。他只是不明白,有什么事情非得搞得这么神神秘秘的。

还没有等他反应过来,对方马上从自己的衣兜里面掏摸出了一封信,然后双手毕恭毕敬地递了过来。

将军不耐烦地一把抓了过来,然后马上撕开了信封拿出了信纸,接着仔细看了起来。

最初,他的神色还有些漫不经心,但是后面却变得越来越凝重,直到最后就像是呆住了一样,显然是陷入到了思索当中。

许久之后,他才抬起头来看着对面的军官,神色变得十分古怪,

“那个坏种,竟然已经来了?”他冷冷地,“真是让人不快。”

“我不明白您所的坏种是指谁,阁下。”米纳尔少校摇了摇头,“不过,特雷维尔大臣阁下代替皇帝陛下来视察前线是千真万确的事实。”

“别装傻,我所的坏种当然就是他了。”将军不耐烦地打断了对方的话,“难怪我最近觉得空气多了股臭味,原来就是这个原因!”

因为这场始料未及的战争,将军确实十分厌恶和痛恨于俄国为敌的路易-波拿巴皇帝以及他的统治集团,而作为这个统治集团的中坚一员,年轻的帝国大臣夏尔-德-特雷维尔自然也分享了这种厌恶。

更何况,之前数年以来,夏尔-德-特雷维尔还一直以亲俄派自居,口口声声要加强法俄两国之间的关系,构造一个新型的、面向未来的新时代云云,结果后来的发展证明他根本只是在欺骗俄国,这更加加深了俄国上下对此人的厌恶和痛恨。

冷酷狡诈,背信弃义,厚颜无耻……等等标签,已经被勃然大怒的俄国人们贴到了这位年轻的政治家身上,而且也没人为他辩解。

某种程度上,戈尔恰科夫将军虽然和特雷维尔元帅相互交战而且吃了大亏,但是对他仍旧有几分尊重;可是对他的孙子,那就是完全的厌恶了,他甚至懒得掩饰下。

“您有权对他抱持任何看法,不过……我认为您最好审视一下他给您的提议,将军。”在勃然大怒的将军面前,米纳尔少校仍旧十分冷静,“毕竟,这对您,对您的部下,甚至对俄罗斯都是极有好处的。”

“见鬼的好处,我们已经受够了欺骗了,难道还要再上他一次当吗?这个见鬼的猪猡,谁都不愿意理会他!”将军破口大骂了起来,“他想要跟我们和谈?见鬼去吧!”

“可是,我们的皇帝陛下已经授权他来和贵国接触,寻求和平谈判事宜了,处在如今的环境下,我认为两国进行相应的谈判是正合时宜的。”米纳尔少校仍旧十分冷静,“将军,我理解您的某些感情,但是,您身为俄军的总司令,您不应该去感情用事,这会让贵国的利益受到损害。”

而他的冷静,也让戈尔恰科夫将军心头的火焰慢慢地熄灭了,他也暗暗后悔自己在一个平民面前失了态。

“我只是一个将领而已,我的天职和义务就是为沙皇陛下打仗,我没有权力来讨论战争或者和平的问题。”他冷漠地回答了对方,“我也没有兴趣和夏尔-德-特雷维尔这样的人进行什么谈判,我宁可率领我的军队把他赶走。好的这就是我的答复了。”

正当他准备结束这场谈话的时候,米纳尔少校突然走上前两步,面对面地看着将军。这时候,他已经变得有些挑战性了,再也不见了刚才的恭敬。“我再一次,请您不要因为个人感情而损害国家的利益了,阁下。否则,这真的会减少我们对您的尊敬的。”

“什么意思?”将军气得暴跳起来。

“将军阁下,您的话我明白。不过,如果您没有权力进行和谈,为什么您不转达给有权力的人呢?”没有理会他的愤怒,少校继续侃侃而谈,“没错,您是一个军事人员,您无法干涉政治和外交,但是您至少有权力把这个信息上报,把情况交给有权力的人来判断,不是吗?”

“要我上报给彼得堡?”将军瞪大了眼睛,“怎么?是想要让我也在他们面前出洋相吗?现在陛下恨透了那个混蛋,他怎么可能接受和这种人谈判?想都别想了!”

“不管你们怎么看待特雷维尔大臣阁下,至少在目前,如果想要和谈的话,就必须要和他打交道不可。”米纳尔少校冷静地跟他转达了现实,“而且我认为,无论谈或者不谈,您必须要转交给彼得堡来判断,否则您就是失职了,不是吗?”

接着,在将军的注视下,少校又加大了音量,“将军,这场战争从一开始您就在场,所以您是最好的见证着,那么您应该就看到了,从开战开始,两边已经损失了多少兵力,流了多少血,又出现了多少悲剧?如今我们都在这种地方煎熬,为了什么呢?就为了克里米亚吗?不,法国对克里米亚毫无要求,也不想占有俄国的任何一寸国土,她只要维护自己的荣誉,那么既然这话的话,为什么这场战争非要继续下去呢?”

戈尔恰科夫将军瞪大了眼睛,看上去十分生气,但是却没有出话来。

少校心里知道自己的话已经起了点作用了,于是继续了下去,“对您,对俄罗斯来,难道少死一些俄国青年不是更好吗?他们就是未来的希望!如果进行谈判的话,对俄国有什么损失呢?最差无非就是继续打下去而已,而最好却有可能让两国重归和平,您难道非要为了自己的一时之气而影响到国家的利益吗?将军,我们只需要您转告彼得堡一声而已,无论谈不谈,谈成什么样,您都不会承担任何的责任,相反,您是尽到了对俄罗斯的义务。”

将军仍旧没有话,只是眉头紧锁地站着。

他心里知道,对方得很有道理,而且他身为俄罗斯军队的统帅,自然明白军队目前的困境和国家现在遭受的打击,也明白人民遭受的苦难,如果真的有机会能尽快结束战争,而且不必屈辱地投降的话,那么为什么不试试呢?

他确实讨厌特雷维尔,但是现在情况很明显,想要和平就不得不和他打交道。而且,如果真的能够媾和的话,那么就算不得不和他打交道,也不是不能付出的代价。

还是那句话得对,就算没谈成,也只不过是战争继续下去而已,和现在有什么区别。

可是那口气实在很难忍。

他想要拒绝,可是眼前突然就浮现出了之前倒毙在战场上的官兵们的样子,拒绝的话到了嘴边又咽下了。

最后,他闭上了眼睛。

“好吧,既然这样,我会转达给彼得堡的,无论他们怎么处理,我都会遵命行事。”

“您做出了一个明智的决定。”米纳尔少校轻轻躬身向他致敬,“您的祖国一定会感谢您的,将军。”

“哼。”将军冷笑了起来,“这就是你们要停战一个月的原因吗?确实够彼得堡打个来回了。对了,你到底是什么人?我感觉你不像个军人,倒像个外交官。”

“哦,我就是特雷维尔。”这个人耸了耸肩,“很高兴我的臭味儿还没有熏到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