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花与剑与法兰西

第二百二十五章 交锋

花与剑与法兰西 匂宮出夢 6801 2019-06-17 14:50

  

   在夜幕降临大地的时候,吕西安也告别了拉格伦元帅一行,回到了自己部队临时的营地当中,虽然及时增援到了友军让他感到十分庆幸,但是他心里还是有些忐忑不安。

他是和拉格伦元帅一起视察前沿阵地的,在这段时间当中,占据了巴拉克拉瓦一带的英队也确实下了一番功夫来经营当地的防御,支援包围了塞瓦斯托波尔要塞的法队。

不过,由于时间实在仓促,而且物资运输也确实有些困难,所以这些防御工事都称不上有多么坚固,只能说因陋就简聊胜于无。

而拉格伦元帅的应对方式就是将已经登陆了的土耳其军队放在英军阵线的最前沿,让他们来防守前线的多面堡垒,他的如意算盘就是使用这些外队来消耗俄军的兵力和进攻锐气,就算前线顶不住也可以减小英军的防守压力。

虽然能够理解拉格伦元帅的用意,但是吕西安却有些忧心忡忡,他从军经验丰富,因而并不认同一味用炮灰部队顶在前线消耗敌军的做法,这倒不完全是因为仁慈的良心,而是因为十分实际的军事考虑——炮灰部队必然是士气低落、装备落后,他们也不可能有什么和敌军拼死一搏的决心,所以他们的防御能力是很差的,纵使依托着良好的工事也很难发挥起意想当中的作用,阻挡不了敌人多久时间。

如果只是不能阻挡敌军还算是小事,更为可怕的是,这些炮灰部队在被敌军击败之后,还很难做到有序地撤退,恐怕会出现恐慌性的溃散,溃散的军队是没有战斗力和秩序可言的,已经变成了一群盲目的无头苍蝇,这些无头苍蝇不仅不能给敌人带来困难,反而会妨碍己方军队阵线的稳定性。

古往今来,不知道有多少名将就是因为溃兵冲散了自己军队的阵线而不得不饮恨沙场的,战例可谓是比比皆是,因此吕西安自然也就忧心忡忡,生怕这些土耳其人再来复制一次这样的战例。

可是拉格伦元帅却自信满满,认为他这样的部署不会有任何问题,因而他在劝谏了一次之后也只好放弃,毕竟他是没有办法和一个元帅来争议军事问题的,只能服从命令。

不过,虽然元帅给他的他命令只是整备自己的军队,准备在战役开始之后听候元帅的命令进行增援,看似并不急迫,可是他还是留了些心眼,将自己的部队集中了起来,处于随时可以行动的状态。

同时,他也将自己的部下们召集了起来,向他们说明了拉格伦元帅的做法,以及自己心里的想法。

“拉格伦元帅认为在这样的情况下依靠英军已有的力量已经可以做到万无一失,不过我却有些担心,俄国人的决心超过了之前,而且我们的防御阵线也有问题,很难有完全的把握。我没有办法和一位元帅争议,不过我认为我们有义务为了胜利而做出更加万全的准备,因为英军的胜利就是我们的胜利,而我们也承受不起他们失败的风险。”

也许是因为同样和土耳其军队面对面接触过的原因,他的部下们也很快和他取得了共识,都对土耳其军队在接下来可能发生的战役当中所起的作用十分不看好。

“那我们要怎么做才好呢,长官?”他部下的一个营长耶里少校忧心忡忡地问,“我们可不能眼看着破船沉下去吧?”

“也不用说得那么严重,拉格伦元帅那么自信,自然也有他的道理,英队的素质优良和勇敢精神是值得钦佩的,就算土耳其人不顶用,他们也应该能够尽一切力量来力挽狂澜,所以我们也不用太担心。”吕西安冷静地回答,“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尽量做好准备,增援前线的速度,同时催促特雷维尔元帅尽快率领主力部队过来支援……只要我们法队赶过来和英国人汇合,阻挡这次进攻应该问题不大。”

“好吧,我们都听您的!”在吕西安面前,这些军官们都行了军礼,然后纷纷走出了吕西安的营长,向自己带领的各支部队的营地赶了过去,今晚他们都将不再睡眠,睁大眼睛迎接着也许很快就会发生的战争。

这天晚上,吕西安也没有睡觉,他有些焦躁地在自己的营帐当中踱步,只觉得浑身难受,这个身经百战的战士,在多年的从军生涯当中已经有了一种本能,几乎能够嗅到战争即将打响时的气息。

感受着周围阴湿而又略带火药味的空气,吕西安干脆走出了自己的营帐,在外面的空地里面遥望着星空。

因为是个晴天,此时的星空繁星点点,星空倒扣在大地上,也给大地带来稀疏的星光,吕西安走上一个小小的山丘,然后借助星光看向远处俄军所处的方向,可惜因为距离实在太远而什么都看不清,只能看到模糊的一排排临时营地,犹如是阴影当中的巨兽一样。

他看不出俄军的部署和调动,但是他能够感觉到,对面篝火辉煌的营地正在有条不紊地准备着,进攻很可能马上就会发生。

很快,时间到了拂晓时分,天空出现了清冷的微光,东方阴沉的夜空已经出现了一点点斑白,森林,山谷和丘陵的形象也已经勾勒在了大地上,万籁俱寂,犹如之前任何一个晴朗的日子一样。

然而,就在第一丝阳光撕破夜空洒落到大地上的那一瞬间,大地出现了微微的颤抖,然后就是地震般的轰鸣声。

“轰!”

在剧烈的轰鸣声,一枚枚炮弹重重地砸到了俄军阵地对面的那些山丘上面,让这些山丘也微微摇晃了起来。这些山丘正好是英队修筑的最前沿的多面堡所处的位置。很明显,这就是俄军发动的进攻的前期炮火准备。

果然,如同拉格伦元帅所预料的那样,为了和法队抢时间,俄队甚至都不愿意多休息一天,直接就在赶到这里的第二天的清晨就发动进攻。

炮火的攻击来到了漫天的火光和弹片,原本貌似坚固的多面棱堡也在这样的炮火当中变得岌岌可危,出现了不少创孔,即使只用肉眼观察,也能看出这里的守军受到了强烈的打击。

而就在炮火的轰鸣当中,原本就已经心有准备的守军也在第一时间警醒过来了。

在第一轮的炮火洗礼当中,在营帐当中休息的拉格伦元帅马上就惊醒了过来,不过,因为年事已高的缘故,他还是稍稍晕眩了一下。他很快摇晃了一下脑袋,回复了自己的清醒,然后这时候,他的几位副官也冲到了营帐当中。

“把我的权杖给我!”拉格伦元帅镇定自若地对他们说。

因为知道俄国人会很快发动进攻,所以元帅昨天入睡的时候干脆没有脱下军装,因而现在很快就能进入工作状态。在草草地洗刷了一下面部之后,他直接就拿起了自己的元帅杖,然后走出了营帐。

为了方便指挥,拉格伦元帅将自己的营帐设立在了接近前线地区的一座丘陵上面,在这个小小山头上,视野十分良好,可以观察两边的动静,拉格伦元帅对自己的部署十分有自信。

在此起彼伏的炮轰声当中,元帅镇定自若地拿起了望远镜,看向了对面。

借助依旧还十分清冷的光线,他发现,一群端着枪的俄军士兵正狂吼着以散乱的队形向英军的前沿阵地冲了过去,他们摩擦接踵,以密集的队形快步冲上了前沿的丘陵,向英军修建的那些

他们身后,正是冉冉升起的太阳,朝日所散发着的金色光线,像是给他们的军服上抹上了一层金粉,再配上他们毅然的表情和坚定的步伐,犹如是一副壮观的画卷一样。

“呵,他们真是心急啊!”元帅仍旧十分镇定,反而笑了出来。

也许是为了以最快的速度打开进军的大门,也许是因为一天的准备时间实在有些仓促,俄军的炮火轰击很快就结束了,士兵们发动了冲击,而这也正是在意料之中。

大量的俄军士兵,伴随着冲锋的军号和整齐的呼喊,漫山遍野地向几个山头冲了上去。

很快,他们就冲到了已经被炮火所严重削弱的多面棱堡面前。堡垒当中残存的守军马上发动了还击,他们的炮火也开始居高临下地向进攻的部队开火,扑面而来的密集枪弹,很快就让密集队形的俄军士兵蒙受了巨大损失,不少人就这样倒在了地上。

可是俄军却丝毫不在意这样的伤亡,前线的士官和军官们声嘶力竭地指挥士兵们继续向前冲,而这些俄军士兵也疯狂地向前冲了过去。

俄国人难以承受塞瓦斯托波尔陷落的后果,而且更加不愿意蒙受被英法两国在家门口肆意妄为的耻辱,因而上下都下定了决心,一定要解除要塞的围困,并且击败这些可恨的外队,不管付出什么样的代价。

拉格伦元帅和他身边的人们静静地看着远方的一切,这些俄队展现出了比以往几次更加勇敢的精神,而这肯定也给前线带来了极大的压力。

“前线好像有些吃紧……”一位副官有些忧虑地对元帅说,言下之意就是建议元帅调整一下部署。

“现在土耳其人必须抵抗到底。”拉格伦元帅回答,“我们是为了保卫土耳其而来的,但是土耳其人必须为保卫他们的祖国付出一切努力!再说了,我们现在还怎么调动?”

副官明白了他的意思,元帅不认为需要更改部署,现在战事已经爆发,虽然俄军的进攻力量超出了预计,但是现在改动部署也晚了,突然自乱阵脚而已。

这群人的视线变得有些紧张不安,他们集中了全部注意力观察着前线的动静,祈祷一切如同自己所想。

可是,他们失望了,在激烈的交火当中,俄队以疯狂的精神,不顾伤亡地对多面堡发动了一次次的冲击,短促而剧烈的肉搏战很快降临到了这些堡垒当中,然后一个个地落入到了俄军的手中。

在最初的炮击当中就蒙受了巨大损失的土耳其军队,现在更加蒙受了新的打击,他们很快就被打得有些晕头转向了,渐渐地,一些守军开始往后撤退,然后撤退变成了快速的奔跑。

……

“混账东西!这些该死的土耳其人!他们居然一个小时都顶不住,这些混账!”看着这些土耳其军队慌不择路的退却,拉格伦元帅忍不住瞪大了眼睛,狠狠地咒骂了出来,“我早就知道不该信任他们!”

暴怒的元帅脾气很大,他周围的那些副官和传令官们也没有人敢于劝阻元帅,也更加没有人敢于为这些土耳其军队辩白——正是因为元帅将他们置于孤立无援的最前线,这些土耳其军队才会那么容易溃败。

更何况,英军的工事修建也有问题,各个多面堡孤立无援,无法形成互相掩护的火力弹幕,俄军很容易各个击破。

不管怎么样,在撤退面前,这些理由都苍白无力,更何况也没有人愿意为他们一直看不起的土耳其人辩解。

果然如此。

看到前线所发生的一切,吕西安在心里低声说。

这并没有出乎他的意料之外,昨天他和拉格伦元帅探查情况的时候,就已经担心前沿阵地快速被突破了。

土耳其军队已经不堪重负,现在只能靠着英法两军来抵抗俄国人的攻势了,而且他们比预料得要更加强大和勇敢。

“先生们,情况比预想得还要糟糕,我们必须坚持,坚持到最后一刻!”他对他召集来的军官们大喊,“只要我们坚持下去,特雷维尔元帅会拯救我们所有人的!”

“是的,长官!”

俄军突破了最初的这些棱堡之后,并没有停下他们的脚步,很快继续沿着丘陵间的山谷向英军阵地的纵深开始进发。而这时候,因为地势更加平坦和开阔,所以他们的兵力更加容易展开,甚至已经可以投入大量骑兵。

此时天色已经完全亮了,大量骑兵策马向前方驰骋而去,沿着刚刚贡献的山头之间的谷道向英军阵地发动了进攻,而在那些被浴血攻占的阵地上,已经在厮杀当中筋疲力尽的俄军士兵们则大声地向他们欢呼,祈祷着他们的胜利。

大量的俄军骑兵以毫无畏惧的态势席卷而去,这些骑兵阵势密集,犹如是一堵向前快速推进的墙壁一样,马蹄的轰隆声在谷道当中四处回荡,继而变得震天动地,而这些骑兵们手中拿着的马刀也在半空当中挥舞,闪耀着可怕的寒光。

如果是没有接受过训练的士兵,恐怕看着这一幕就会害怕得无法动弹了吧。

很快,他们冲到了科林-坎贝尔将军的阵地面前。

这些英军部队并没有想到前方居然这么快就被突破了,因而他们一时间竟然都有些慌乱,而且后续的部队也还没有赶过来,也就是说,他们必须要独自面对这些敌人的骑兵们。

大片席卷而来的俄军骑兵,让每个人都感到了难言的压力。

但是,英队却并没有选择撤退。

因为他们知道,如果他们也跟着土耳其军队一样撤退的话,后方的阵线肯定会被冲得更加杂乱,而俄队的目的也就得逞了。所以,他们决定自己必须停留下来,哪怕孤立无援,也一定要顶住俄队的攻势。

为了胜利,也为了不列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