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花与剑与法兰西

43,增援

花与剑与法兰西 匂宮出夢 10816 2019-06-17 14:50

  

   在经历了连续半个月之久的阳光炙烤之后,巴黎终于迎来了一个阴雨绵绵的早晨,在这难得的日子里面,久违的凉意终于让已经在闷热当中的人们找到了喘息的空间,连带得世面上都热闹了不少。

而在特雷维尔家族的宅邸当中,赫赫有名的老元帅此时正坐在自己的躺椅上闭目养神,躺椅微微摇晃,让他偶尔发出舒服的哼声,也只有这断断续续的轻哼,才让旁边的孙子确认老人并没有睡着。

老人的卧室在宅邸内紧邻花园的东侧,幽静而且清凉,大开的窗户此时正不断地将清凉的风送到卧室里面,让祖孙两个都倍感舒畅。

夏尔就站在躺椅旁边,一直低声说着话,犹如是在为老人朗诵报纸一样。

老人一直闭着眼睛,也不知道到底有没有在听,但是夏尔却没有催促老人,毕竟他也理解,像爷爷这样上了年纪的老人,本来一天就难以集中精神,肯抽出时间来听他的报告已经不容易了。

老人最近身负皇帝陛下的命令,一直都在外面巡视外地的驻军,奔波劳顿了一个多月,昨天才刚刚回来。

“……就这样,那天晚上我就确认了,布沙尼神父也就是基督山伯爵的一个分身,或者说,一个幌子。”在凉风的伴奏下,夏尔将最近他接近基督山伯爵之后所打探到的一切情况,都原原本本地报告给了特雷维尔元帅。

然后,他停下了叙述,用渴望得到指点的眼神看着仍旧闭着眼睛的老人,等待着对方开口。

自从来到这个世界以来,他一直都蒙受着老人的教育,老人也一直倾尽全力教导他,把他当成了自己一生事业和未来期望的继承者,多年来的相处,让祖孙两个人之间感情深厚,拥有着超乎寻常的羁绊,以至于老人在夏尔面前不需要借助太多词语,夏尔就能马上明白老人话里面所暗示的意思。

在调查到了这么多收获之下,夏尔现在也需要一个人和他静静地坐在一起,分析目前的局势,构思未来的行动,除了自己的爷爷之外,他的身边没有这种可以托付一切秘密的人——以后恐怕也不会再有了。

夏尔在沉默当中静静地等待着,好几分钟之后,特雷维尔元帅终于艰难地睁开了眼睛,迷迷糊糊地吸了一口气,然后低声问。

“所以你认为,基督山伯爵是一个虚构的人物?”

因为已经休息了这么久,老人难免有些中气不足,甚至让人怀疑他刚才到底有没有听清夏尔所说的话,不过夏尔却相信,一切情况已经在老人那充满了经验和智慧的脑子里面了,他随时可以从中得到教益。

“是的,我认为所谓的威尔莫勋爵,布沙尼神父,基督山伯爵等等,都是同一个人为自己编造的不同身份而已。”夏尔点了点头,“这个人就是爱德蒙-唐泰斯,是一个在伊芙堡内坐了许多年牢的倒霉蛋。”

“一个愚蠢的倒霉蛋,当年如果不蠢的话他不会落到这个地步的。”老人颇为刻薄地补充了评价,似乎对那个人毫无同情心。“看样子他现在已经聪明了不少了。”

“那么,爷爷,您认为这个倒霉蛋,好不容易逃脱了监狱,逍遥法外并且成为了一个大富豪,他为什么要回到法国来?”夏尔眨了眨眼睛,轻声问老人。

“这还用问吗?当然是为了复仇啊!”老人撇了撇嘴,“如果不是为了仇恨的话,那么谁会放着荣华富贵的日子不要,非得跑回这个让他坐了十几年牢房的国家呢?”

夏尔沉默了。

因为爷爷和他的判断是一致的。

是的,除了复仇之外,还能有什么理由呢?

或者说,不复仇的话才怪吧。

扪心自问,如果自己被人送进了监狱,而且喊冤无门最后不得不在监牢里面呆了十几年,那自己也一定是要报复,一定要让仇敌享受同样——不,是加倍的——痛苦。

也只有这样,自己才能够心平气和下来。

所以在了解了这个基础情况之后,基督山伯爵在多年后跑回法国就不那么奇怪了。

“是的,他肯定是为了复仇才回来的。”夏尔点了点头,“但是现在的问题是,基督山伯爵的复仇对象,到底有几个?还有,他到底打算以什么方式复仇?这些问题不弄清楚的话,一切就等于仍在迷雾当中。”

“维尔福一家肯定算一个,他们是把他摁在牢房与老鼠为伴的主要责任人。”不知道是否因为冷嘲热讽,特雷维尔元帅的嘴角边露出了古怪的微笑,“我之前跟你说的都对了吧?这些检察官接触了太多黑暗了,他们注定和黑暗相伴,迟早会被黑暗找上门来,我们离他们越远越好。”

“您确实太有先见之明了,爷爷。”夏尔心悦诚服地恭维了爷爷。

“那么如果你是他的话,你会怎么对待维尔福?”老人再问。

夏尔沉默了。

确实,无论从哪个方面来看,维尔福一家都是爱德蒙-唐泰斯不共戴天的敌人,一个送他去了暗无天日的伊芙堡;一个为了儿子,下令永远不许把他放出来。

他们两个一起,赠送给了爱德蒙-唐泰斯一段最为不堪回首的人生。

如果这种事被放到自己身上的话……自己会怎么做呢?

在一生最为灿烂的年纪,被关进了暗无天日的黑牢,从此与世隔绝,过着最卑贱的生活——光是想想,都让人心里生出一股莫大的愤怒。

“如果是我……我一定会让他们死得惨不忍睹,我还要让他们名声扫地,让他们辛辛苦苦建立的一切名望、权力、社会地位统统化为泡影,要让他们承受一切不堪承受的耻辱,只有这样,我才能够心平气和。”说到后面,夏尔的声音已经有了一些颤抖,“不,不光如此,我还要让他们家庭破碎,总而言之,我要让他们失去一切!”

“你还要把魔爪伸进他们的家庭,霸占他们的女儿?”就在夏尔激动的时候,一句冷不丁的话钻入到了他的耳朵里面。“把他的女儿弄到自己家里来?”

“呃……”

夏尔心头的激动顿时就消失了,因为尴尬,他的脸色有些发红。

“爷爷,我不是……”

很明显,一回到家,爷爷的老仆人就把之前发生的事情都告诉了爷爷——尤其是他强行收容瓦朗蒂娜留宿一夜并且为此和维尔福检察官发生冲突的事情。

“算了,别跟我解释了,都已经发生了,解释又有什么意义呢?”老人摇了摇头,似乎有些兴味索然,“你的年纪已经大了,已经足以自己做决定了,所以你做的没错,你可以命令我的仆人,你在家里可以做任何你想做的事情。”

“但是我还是想跟您解释一下——我真的对瓦朗蒂娜没有别的意思,请您不要生气。”夏尔还是坚持解释,“我知道我这样做有些不得体,但是那天事发突然,我只能这么做,只有这样,瓦朗蒂娜才会继续为我效劳,我需要她为我效劳。”

“有关于瓦朗蒂娜的一切事情,我早已经有言在先了,所以我现在也不想补充说明什么。”老人不耐烦地微微动了下手指,示意夏尔不要再多费唇舌了,“我的意见你是知道的,我也不会改,但是夏尔,我不想责备你,不为别的什么,我奋斗了一辈子,牺牲了那么多东西,就是为了让儿孙可以随心所欲地活着,所以如果你非要接近她的话,我也由得你,再怎么不高兴我也会忍耐。我只希望你能够听听老辈人的告诫,毕竟我们虽然未必比你多了多少知识,但是肯定多了一点人生经验。”

“我会听的,请您放心吧……”夏尔有些惭愧地低下了头来。“只要这件事一了,我不会再让您或者其他人为难的。”

爷爷这番话,既是告诫,也饱含深情,让他又惭愧又郁闷。毫无疑问,老元帅之前就强调过,要夏尔不要过于接近瓦朗蒂娜,毕竟她绝对不是他的良配,为了避免让两方面都难受,还不如直接一开始就不来往——而夏尔突破了这个告诫,尽管情有可原,但是确实未被了爷爷的叮嘱。

“好吧,我们不谈这个了。”也许是因为夏尔的保证,老人的脸色变得好看了不少,“现在我们已经确定维尔福一家是基督山注定要去毁灭的仇人了,那么还有谁?”

“这也是我想要弄清楚的问题。”夏尔也乐得转开话题,“我有个猜测——当时来巴黎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基督山伯爵跟我闲谈,说了三个人家,维尔福,唐格拉尔,还有马尔塞夫,既然维尔福已经被证明是他的仇敌了,那么其他两家人应该也是,可是……我真的想不明白,为什么一个银行家,一个军人,会跟基督山有什么仇怨。”

“唐格拉尔不是一开始就是银行家的,他是白手起家的,以前在马赛,在一个船行里面当书办,一个小人物。”老元帅为夏尔解释,“他应该和爱德蒙-唐泰斯早年有什么恩怨。”

“又是马赛!这真是一个被诅咒的地方!”夏尔忍不住感叹了一句,“这样我倒是不奇怪了,不过马尔塞夫……”

一提到马尔塞夫,祖孙两个人就不约而同的对上了视线。

“这一点倒是很奇怪……”老人的手指微微地握紧了。

确实,以马尔塞夫元帅的履历来看,他实在不像是能和爱德蒙-唐泰斯产生什么交集的人。

作为帝国最有名望的将领之一,马尔塞夫元帅的出身和履历夏尔当然也是耳熟能详的——他出身于法国东南部临近里昂地区的德-马尔塞夫家族,这个家族世代从军,算得上是地方名门,作为次子的他早早从军,在帝国时代崭露头角并且最后在滑铁卢战场上成就了大名,最后一路升迁,成为了帝国的元帅。

这样的人,会和爱德蒙-唐泰斯有什么牵扯呢?

实在是让人想不明白。

不过,这反而惹起了特雷维尔元帅的兴趣。

“也许我们只能从基督山伯爵那里搞清楚为什么了。”老元帅不动声色地给了夏尔一个眼色。“说不定,他们本来就没什么关系,一切都只是你的无端猜测呢?”

维尔福和唐格拉尔对他来说不过是路人而已,但是马尔塞夫元帅,可是他的竞争者之一——毕竟,作为新一代的后起之秀,战功赫赫的马尔塞夫元帅,极大地威胁到了特雷维尔元帅等等元老宿将的影响力。

如果能够利用基督山伯爵这边,对马尔塞夫元帅进行打击的话……那将是极好的。

“好的,我会弄清楚的,爷爷。”夏尔心领神会地点了点头。“您给我一点时间吧。”

他在心里摩拳擦掌。

事到如今,基督山伯爵对他来说不仅仅是一个待宰的肥羊了,他更是一段陈年旧事,一段活着的历史,一个可以用来给自己铺路的敲门砖。

“说起来,马尔塞夫这小子,确实让我觉得有点问题。”沉默了片刻之后,老人开口说。

“嗯?”夏尔有些不明所以。

“这阵子,我在外地视察军队,暗地里也找了一些人谈心,其中就有几位马尔塞夫的旧日同僚们谈心。”老人缓缓地解释,“我旁敲侧击地问了一些有关于马尔塞夫的问题。当然了,因为他是元帅,所以这几位旧日同僚肯定不敢说什么批评的话,都是大加赞美,不过他们都不约而同地提到,马尔塞夫和他们一起的时候,从来不谈家里的事情,也没有见过他的家里人给他带过任何书信,问他的时候,他也只说他的家人都已经早早去世了,和其他亲戚也没有来往……”

“您在调查他?”夏尔有些吃惊。

老元帅没有回答,显然默认了夏尔的问题。

“哦!”夏尔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总算消化了这个惊人的消息,毕竟,暗地里调查一位元帅并且收集黑材料,绝对不是什么小事,甚至传出去的话会成为轩然大波。“您……您是自己调查的,还是……还是……奉了谁的指示?”

“关于这件事你不要问太多了,对你没帮助。”老人又做了一个手势,示意夏尔不要再追问。

看到老人的神色,夏尔只好强行按捺住心中的疑惑,重新沉默了下来。

当然,他的内心此时已经是翻江倒海。

这真的不是什么小事啊。

他仿佛已经感受到,在这个城市,在这个帝国,表面上的平静下,正隐藏着汹涌的暗流。

爷爷,到底在这股暗流里面充当着什么样的角色?

到底他在打算做什么?

夏尔不知道。

但是他知道一点——无论爷爷做什么,出发点肯定是为了这个家庭,为了给他铺路,为了让他有更辉煌的未来,这一点他深信不疑。

“好了,我们别管什么见鬼的马尔塞夫了,现在说说你的问题吧,傻小子。”老人突然话锋一转,然后眼睛全部睁开了,严厉地看着夏尔。

“我?我有什么问题?”夏尔有些摸不着头脑,“爷爷,我怎么了?”

“你还问怎么了?你什么都不知道,这就是最大的问题,傻小子!”特雷维尔元帅恨铁不成钢地叹了口气,“你把自己置身于莫大的危险当中了,你还不明白吗?”

“你是指基督山伯爵?”夏尔终于明白过来了。

“当然了,这还用问吗!”老人又瞪了他一眼,“你既然已经知道他是准备找维尔福报仇了,而且你又在阻止他,那为什么还这么没有觉悟?先生,阻止他人复仇是会被人恨上的,你准备去承担这种憎恨了吗?”

“我……”夏尔欲言又止。

良久之后,他再度开口了,“从我和基督山伯爵接触以来对他的了解来看,我想他不会对我做出什么特别过激的行为,虽然我得罪了他,但是我想他分得清什么是仇恨,什么是理智。”

说完之后,他愕然愣住了,然后自己忍不住笑了起来。

老元帅也冷笑了。

确实,都已经到了这份上了,还要把希望寄托在别人的理智上面,确实太可笑了,易地而处的话,夏尔可没觉得自己会有这样的好脾气,容忍别人来碍自己的事。

“我会注意安全的,爷爷。”笑完之后,夏尔连忙跟爷爷保证,“我的身手你是知道的,只要我注意,一般也没人能……”

“得了吧,你再怎么厉害,也只是一个人而已,而且是个毛头小子,要打你这种人黑枪太容易了。”老人打断了夏尔的话,表情又重新变得严厉了起来,“我不会阻止你冒险,我的孙子既然姓了特雷维尔,那么他就会去冒险,我很高兴看到这一天。但是,我求求你,一定要保重好自己,如果我还在世的时候就要给你主持葬礼的话,我恐怕……我恐怕会疯掉的。”

“爷爷……”被老人这么一说,夏尔一下子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眼睛一阵酸涩,差点眼泪都流了出来。

“你之前是孤身一人,但是今后不行了,既然你已经惹上了基督山伯爵,那么你应该对他心存敬意,不应该用漫不经心的状态来对付他,所以我必须给你加上安全保险。”一阵沉默之后,老人说出了自己的心中所想,“我已经有人选了。”

“什么?”夏尔愕然问。

“过两天你就知道了。”老人摇了摇头,然后摇了摇躺椅旁边的铃铛,招呼了自己的贴身仆人过来,在他耳边吩咐了几句。

……………………

很快,夏尔就知道,爷爷所说的“安全保险”是什么了。

因为这位安全保险先生已经站在了他的面前。

马西米安-莫雷尔上尉。

顾名思义,他是一位军人。

而且能被特雷维尔元帅特地叫到自己家里面来,更加证明了他是一位出色的军人。

此时,身着簇新军装、胸前别着勋章的他,正笔挺地站在特雷维尔元帅宅地内的会客室里面,面对着特雷维尔元帅。

老元帅坐在座位上,而他的孙子夏尔,则站在上尉的旁边,用不经意的视线打量着这位上尉。

夏尔在成人当中已经算高的了,但是这位上尉比他还高了几乎半个头。他大概二十七八岁的年纪,也许因为常年在外奔波的缘故,他的皮肤变成了古铜色,黑色的短发微微卷曲,让他显得很有精神。他的军服被肌肉所鼓起,看上去充满了力量感。他的脸是方形的国字脸,表情凝重内敛,似乎随时等待着执行命令,笔直而有棱角的线条,透出一股刚毅和正直,

整体来说,一看上去就能够感受到那种英姿飒爽英气勃发英武不凡的军人形象。

以他来做安全保险的话,似乎很有说服力。

“夏尔,这位是莫雷尔上尉。”打完了招呼之后,特雷维尔元帅向夏尔介绍了一下访客。“他是我们军队里面的精英人才,之前在北非服役,立下了不少战功,所以现在即将得到升迁,调回巴黎充当近卫军军官,现在调令还没有到,所以他有一段时间的假期,我想他可以帮一下你的忙了。”

“您好,莫雷尔上尉。”夏尔连忙向对方伸了出手来,“如您所见,我是元帅的孙子夏尔-德-特雷维尔,虽然我目前还未参加军队,不过,我对军队内的所有精英都充满了钦佩,我感谢您为祖国所付出的一切努力。”

“您过奖了,特雷维尔先生。”莫雷尔上尉连忙伸出手来握住了夏尔的手。

上尉的手很粗糙,而且握手挺用力,磕得夏尔有些不舒服,不过他还是面带笑容,和对方握了好一会儿手。

“我很抱歉占用你宝贵的休息时间,马西米安。”在两个人寒暄完毕之后,特雷维尔元帅又开口了,“但是,我孙子目前正在为执行一项秘密任务而犯难,他需要得到一定的帮助,这个人必须勇敢无畏,而且头脑清晰,办事利索,更重要的是还得会守密,所以我思来想后,找到了一个很合适的人选,那就是你。我只是不知道,你是否有兴趣去帮助他执行这项任务呢?”

特雷维尔元帅一向是个十分果断的人,在看到了孙子现在面临危险的时候,他以军人的思维,马上就想到了为他调派一些增援力量。

然后,他就在自己的脑海中寻找合适人选。

作为一个老谋深算的将领,他一直很注重培植亲信势力,巩固自己在军队的地位;而作为帝国的元帅,他又有的是资源去培植亲信,多年来他在军队内部苦心经营,积攒了许多人脉和亲信。

而这些亲信在慢慢地升迁之后,自己也开始提拔亲信,久而久之,就在军队内部形成了一个以他为顶点的势力团体。

势力团体,自然最注重的就是维持自己的权力和地位,而这就离不开吸收笼络有前途的新人。

而莫雷尔上尉,则是被这个势力团体看重的新一代军队精英之一。

多年来他在特雷维尔元帅的一位老部下手下服役,他的勇敢和智谋被上司看在眼里,也被推荐给了老元帅,而特雷维尔元帅也抽空接见过他两次,并且亲自为他颁发了勋章,提携之意毫不掩饰。

所以一想到要为孙子配备增援,他马上就想到了这位优秀的人选。

这是很明显的公器私用,知情人恐怕会心生非议,但是爱孙心切的特雷维尔元帅根本不在乎。

至于莫雷尔上尉……

听到了元帅的话之后,他马上双腿并拢,行了一个军礼。

“我很乐意在任何时间为国效劳,元帅阁下!”他大声回答,“我将尽我全力完成您的任务!”

开玩笑,能够被一位元帅占用私人时间,这是多少人求之不得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