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游戏竞技 柯镇恶与格林童话

第三十四章 毛驴的爱情

柯镇恶与格林童话 俞九品 3730 2019-11-11 08:58

  

公主在自己的房间睡着了,龅牙驴小心踏动着蹄子,轻轻退了出来。看着那安详入睡的美丽脸庞,这头色驴****,却又保持着正人君子般的克制。

  

“妈,我把老婆带回来咯,是个公主哟。”他幻想着这样的回家场景,所有的亲戚、兄妹都围了过来露出羡慕的眼神,他仿佛成了一名“英雄”。

  

“啊,要死,要死,我好像真的恋爱了。”龅牙驴红着脸趴在墙上荡笑着,双眼仿佛看到了美好的未来。

  

一个像是管家的人物从华丽的过道中走了过来,龅牙驴立即恢复了正经。

  

“公主已经睡着了,不要去打扰她。”他说道,语气像是这个宫殿的主人。

  

管家知道他是公主的新宠,便鞠躬道:“大人,马戏团的人有事找您,说是和明天的驯兽有关,我让他们等在大门外了。”

  

龅牙驴眉毛一挑,奇怪着往大门走去,没走两步他的思绪又飘向了遥远而美好的幻想,口水滴了一路。

  

陈启和柯镇恶忐忑的等在大门口,之所以忐忑是因为看门的两个卫士他们很熟悉,一个高瘦一个矮胖。没错,正是在早上被柯镇恶打了的那两个。

  

陈启和柯老头虽然做了伪装,但也难保不被认出来。他警惕的斜视着守卫,而守卫也正盯着他。

  

“哥啊,你不觉得这两个人很眼熟吗?”胖守卫问道。

  

“你一说还真有点,似乎在哪见过。”

  

陈启越听越心慌,赶紧拉着柯老头往阴影里躲。

  

此时,龅牙驴也从宫殿里走了出来,看到来的是他们两个,坏笑道:“哟,傻子变完魔术回来啦?”

  

陈启又好气又好笑,伪装着声音,道:“驴大人,我们有些事想和您单独商量,能不能找个安静的地方。”

  

“有什么事就在这说好了。”龅牙驴畏缩着,生怕被带走后痛扁一顿。

  

陈启冲两旁的守卫努努嘴,龅牙驴左右一瞧也认了出来。

  

可是胖、瘦两个守卫的反应比他们还快,两人一驴站在一起的画面感太强,怎么看怎么熟悉。

  

“你们是……”才说了三个字,他俩就像被电了一下,浑身微抖,最后矗立不动。

  

陈启松了口气,还以为自己被发现了。

  

“大人,我们没有恶意,”柯镇恶小声道,“请借一步说话。”

  

龅牙驴对柯老头还是比较信任的,几人同时走到内殿的角落里。他们却没发现,那俩守卫的双眼浑浊无神,仿佛蒙上了一层灰白的液体。

  

“你们有什么事?”龅牙驴开门见山。

  

陈启蹲了下来,摸着他的鬃毛,道:“我说你既然知道我们的身份,为什么不向公主揭发邀功啊?”

  

“开玩笑,我又不是反派。魔王把大家害这么惨,你们又是找魔王麻烦的,我当然不能捣乱。”

  

“哟,你还挺深明大义啊!”

  

“原来魔王的恶行你也知道。”柯镇恶诧异道。

  

“当然知道了,自打魔王夺了王位后就四处扩张。原来的王城哪有这么大呀,是他驱逐了麋鹿族,抽干了精灵族的河水后,才建成现在这个样子的。”

  

“别再说了。”陈启面露悲痛,这些肯定都是支线啊,他肠子都悔青了。

  

“那关于王城内的诅咒,你听说过没有?”柯镇恶又问道。

  

“听说过啊,魔王将对他有反抗之心的人都变成了动物,还让他们的家人去饲养,以彰显自己的仁慈,但是谁同情那些动物就会遭到惩罚。不仅如此,他还规定自己的王国是个快乐的王国,子民必须每天都保持快乐,如果面露哀伤也会被抓走变成动物。”

  

“原来是这样。”陈启两人恍然大悟,终于理解了那些不自在的笑容是怎么回事。

  

“马戏团里那三个,以前不也是人嘛,我还以为你们早就知道了。”

  

陈启一怔:“这你都知道?”他似乎小看了这头驴。

  

“我能听懂动物的话,他们一来我就知道了。”

  

柯镇恶道:“废话无需多言,你既知魔王的恶行,便该相助我等除了这祸患。”

  

“不要!”龅牙驴断然拒绝。

  

“为什么?”

  

“第一,太危险,我还没结婚呢;第二,又没什么好处;第三,我只是头没本事的驴,唱歌又难听,帮不了你们什么。”

  

陈启脸皮抽动,知道他还在记仇。

  

“那你就打算现在这样做一辈子舔驴?”

  

“有什么不好的?以前没一头母驴、母马看得上我,现在公主可喜欢我了,刚才还搂着我的脖子睡着了。”龅牙驴语气轻浮,一脸荡笑的畅想着。

  

“哼,没想到你这么没骨气,”柯镇恶气的把木杖一砸,“别以为你能一直待在这里,就算魔王的事暂且不管,我也要先把你送回你主人手里。”

  

陈启一怔,他差点把这件事给忘了,没想到柯老头还记得。

  

一听到主人,龅牙驴就吓得浑身打颤,趴倒在地捂住头道:“不要,我不要回去一天到晚听他讲大道理。”

  

连碎嘴多事的龅牙驴都受不了,看来他主人一定是个比他还唠叨的家伙。

  

陈启心里有了主意,微笑着蹲下来,拍着他屁股,道:“你想跟公主多待几天也行,但你既然爱公主就更应该帮我们。”

  

“两者之间有什么联系吗?”龅牙驴好奇的望着他。

  

“先告诉我,为了公主你是不是什么都愿意做。”

  

“当然了,只要是为了她,就算让我死......当然,最好别到这一步。”

  

“那好,现在的公主被魔王所迷惑,相信你比我了解的还清楚。难道你不想做一个将他从噩梦中拯救出来的英雄吗?”

  

“英雄,英雄?!”龅牙驴呢喃着,双眼渐渐放光,“你要我做些什么,先说好了太危险的事我可不干。”

  

“内应嘛,不会太危险的啦。”陈启坏笑着,拍着龅牙驴的肩膀,“帮我把圣衣找回来,就是你早上拉的那个箱子。”

  

“那东西啊,”龅牙驴想了想,“我记得是跟我一起被送到这座城堡来的,听谁说好像是放进公主的宝库里了。”

  

“……,这里有宝库?!”既然有宝库就一定有很多的财宝,陈启没想到竟会有这意外收获,他莫名的兴奋,原本因赌约而营造的认真思考状态,瞬间被挖金山的幻想所冲破。

  

于此同时在另一边,杰妮和团长身穿夜行的铠甲在宫殿里穿梭。杰妮一改平日的柔和温婉,神色严峻,动作也极为迅捷,仿佛是受了多年训练的战士。

  

南部城堡当年在战乱中并未受到太大的波及,所以地形和摆设基本没有什么变化,早在半小时前团长和杰妮就已经将城堡的地下设施包括酒窖、武器库等都查了一遍,并未发现什么秘密的囚室。而此刻,他们正在城堡的二层搜查。

  

夜晚的巡逻间隔依然严密,但那些守卫表现的昏昏沉沉,根本无法发现藏身在吊灯上的团长和杰妮。

  

“爸爸,消息是不是错了,陛下根本不在南部城堡里?”二层搜遍后依然没有发现老国王的踪迹,杰妮不禁发出了疑问。

  

团长也不敢确定,但来都来了总归要查的仔细点。

  

父女二人来到了城堡的第三层,这里是最奢华的一层,放了许多贵重的物品,装饰也更为华丽。

  

团长草草的看了一眼:“这里怎么会有囚室,我们还是从底层开始再搜查一遍吧。”

  

他话刚说完就见过道尽头,靠近塔楼通道的房间里有个胖子。那胖子年纪很大,头发都白的发黄了,他的鼻子上还架着一副极小的眼镜,正盯着面前热气腾腾的火锅留着口水。

  

“......,陛下?!”

  

胖子一愣,缓缓抬起头:“哟,你们来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