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长房嫡锦

第010章 可怜见的小娘子

长房嫡锦 如环 1756 2019-08-21 01:16

  

   本书由发,请勿转载!

“嬷嬷与母亲情同姐妹,亦是看着卿娘长大的,卿娘从前不知事,现如今成了孤女倒是悟出几分明白。”

外祖父单名一个‘单’字,她嫁给轩辕莫后,便对她这从前不闻不问的外孙女嘘寒问暖起来,待到轩辕莫被立储,更是见她见得殷情,只求她为她那素未谋面的舅舅谋个好官职。那时轩辕莫正得势,业已初露要害她的心思。她多方查证尚且自顾不暇,又是轩辕莫突然就纳了新欢入府,焦头烂额之际还要受外祖父的叨扰,他不得果后竟四处传言她不孝。后来舅舅谋了个好官职,轩辕莫却告诉她这是她外祖父四处造谣的回报。

听着小娘子软糯认真的声音,颜嬷嬷脸略略一僵,方回:“老爷怜悯长姑娘孤苦无依,赏了三百银钱,让奴婢带回来以为长姑娘不时之需。”

“颜嬷嬷,你从外祖父家回来竟毫无所获么?”

那不久前还在大夫人怀里撒娇的小娘子,话语之中竟让她听出丝威势来,颜嬷嬷不时怔愣,直到锦芯扣响了门棱子方醒神。眼前翻年过七岁的小娘子,几年生孝守下来,自然不若二房和三房家的闺女唇红齿白,可大夫人在世时也舍不得让长身子的小娘子受罪,私下会偷着给些鸡蛋吃吃。如今要为大夫人守丧,该谁来心疼她哟!

苡卿搁下碗筷,脚规矩的放在青冷色的地毯上,绣鞋尖微微探出头来,道:“锦芯,你出去守着,我有话和颜嬷嬷说。”

她脸色不好,又先是去收拾再过来,苡卿可以想见才回府的颜嬷嬷有多狼狈。母家姓戚,外放回京不过十年,仍未在朝堂上得势,又深知大老爷非现太夫人所生,爵位又让人袭走,颜嬷嬷回去这一趟定是受够冷眼罢。

圆桌上摆放的仍是两碟素菜,回想大老爷的孝才守过,又轮到大夫人,颜嬷嬷心里是真疼这个可怜的小娘子。几步开外她停了步子,略微躬身道:“长姑娘,奴婢回来啦。”

颜嬷嬷带着极为沉重的心绪以及极为沉重的步子迈过门槛,她三十出头,是大夫人从本家带过来的婆子。他回本家遭了冷遇,虽极力忍了,难免仍会在小娘子面前露出些来。

苡卿胃口不好,却清楚身子不能垮掉,“传。”

临近午时,锦芯告诉她颜嬷嬷回来了,梳洗后就过来,顺便问她是不是要传午膳。

屋中母亲用来教她穿针引线的绣花崩子还在,她曾坐在母亲怀中撒娇不想学习针织女红。母亲佯怒笑她,‘不会针线的女儿嫁不出去’。她不听,说‘我嫁个不用动手做针线的夫君不就好了’。最后,她一语成鉴,嫁了轩辕莫,下场却无比凄惨。

空荡荡的院子并非荒芜,仍止不住寂寥散尽角落每处。回想父母尤在,她天真不知世事,是何等的天伦尽享。如今,景物依旧,她却成了孤女,无依无靠。

锦芯擦了脸转身走了,苡卿独回闺苑。

“怕什么,你是我屋里的人,只要我不放人没人敢把你怎样。赶紧把脸擦擦,去门口迎颜嬷嬷,我有事要询她。”苡卿则想到自己要问颜嬷嬷的事,脸色比锦芯还沉得厉害。

“长姑娘,奴婢还是怕,那厮不会浑说,定是陈嬷嬷出的主意,万一去了庄上找上奴婢的老子娘,一点头,奴婢这辈子就要认命了。”锦芯不敢想,一想就觉着天会塌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