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抗命

第六十八章 袭杀搬运 (下)

抗命 流浪的军刀 4286 2019-10-14 19:57

  

   乍然间看见孟满仓紧握着两柄短刀朝着自己扑了过来,那开口说话的日军士兵反应倒也不慢,抬手便将握在手中的酒瓶朝着孟满仓掷了过去,顺势一把抓起了靠在粮仓门前工事上的三八大盖。而另外几名日军士兵也在片刻的愣怔之后,纷纷伸手抓向了身边近在咫尺的武器。

不等反应最快的那名日军士兵抬起枪口,朝前急冲的孟满仓已经避开了朝着自己面门飞来的酒瓶、合身扑到了那名日军士兵面前,手中的两柄短刀交错绞杀之下,几乎将那名日军士兵的脖子完全割裂开来。

漫天喷溅的血雨中,孟满仓看也不看两名嘶声吼叫着、端着上了刺刀的三八大盖朝自己撞来的日军士兵,反倒是侧身一脚踢在了另一名日军士兵已经抬起的枪管上。借着这一脚踹出的力量,孟满仓朝前一个弓箭步站稳了身形,手中紧握着的两柄短刀如同毒蛇般由下至上一挑一扎,顿时便将另一名日军士兵开了腔子!

几乎在这同时,犹如鬼哭枭啼般的弩箭破风声呼啸而至。只是眨眼的功夫,几名端起了三八大盖的日军士兵或是被弩箭射穿了脖子,或是被弩箭钉在了脑袋上,全都一声不吭地软倒在地......

没有丝毫迟疑,孟满仓抬起胳膊擦了擦满头满脸的血水,回头朝着傻愣愣站在原地的莫天留低喝道:“别傻愣着了,朝粮库里面闯!”

瞪大了眼睛,莫天留就像是做梦般地看着眼前六名日军士兵眨眼间被杀了个干净,耳边似乎还能听见弩箭与自己擦身而过时的啸叫,直到孟满仓急声低喝传到了耳中时,莫天留方才如梦初醒般地急叫着应道:“满仓哥,你别闯!千万别闯!”

紧攥着手中的水桶,莫天留朝前急冲几步,弯腰抓起了个半空的酒瓶捏在手中,这才朝着已经贴着大门旁站好了撞门架势的孟满仓急叫道:“让我先进去哄住了里面的鬼子!要不你这一身血的架势朝里面闯,鬼子肯定见了你几开枪,那可就全砸了!”

转头看着栗子群等人已经悄无声息地朝着粮仓大门前冲了过来,孟满仓看看自己满身鲜血的架势,无奈地点了点头:“那你可加小心......”

顾不上跟孟满仓再说什么,莫天留伸手将粮仓大门推开了条窄缝,却是背对着粮仓大门朝门缝里挤了进去,口中兀自大声吆喝着:“太君......你们米西......我去打点水.....米西......”

才朝着门缝里挤进了半个身子,莫天留已经听见了身后不远处传来了两名日军士兵的吼叫,还有拉动枪栓的脆响!

僵硬着身子,莫天留慢慢把提在手中的酒瓶子先朝后伸了过去,一边微微摇晃着酒瓶子,一边大声吆喝起来:“太君......好酒......你们米西......”

嘴里吆喝不听,手上也连连摇晃着酒瓶,慢条斯理地转过了身子,迎着两个离粮库大门足有三十米开外的日军士兵叫道:“太君,外边的太君在米西啊太君........叫我送酒进来给你们也米西啊......”

脸上带着谄媚的笑容,莫天留点头哈腰地慢慢朝着那两名日军走去,就像是一只拿着大米逗引母鸡的狐狸般,一步步地靠近了那两名端着三八大盖、朝自己虎视眈眈的日军士兵。

很是狐疑地看着摇晃着酒瓶子朝自己走近的莫天留,守在粮库里面的两名日军士兵对望一眼,再看看莫天留手中摇晃着的酒瓶子,总算是慢慢垂下了对准莫天留的枪口。其中一名日军士兵眨巴着眼睛琢磨了好一会儿,方才朝着莫天留吆喝出了一句日本话。

在脸上挤出了一副迷惑的模样,莫天留努力让自己的脚步不要走得太快,几乎是扯开了嗓门朝着那两名日军士兵叫道:“太君,你说的是个啥呀?是叫我过去呀.......还是叫我过去......”

眼看着已经凑到了离两名日军士兵十步远近的距离上,都没等莫天留攥着酒瓶子的巴掌蓄上力气,两名日军士兵的眼神却是猛然一凝,几乎同时盯住了莫天留的双脚。

下意识地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双脚,莫天留顿时惊出了一身冷汗——方才急匆匆从被孟满仓斩杀的日军士兵身边捡起酒瓶时,双脚居然沾满了鲜血。虽然在暮色之中,隔远了并看不真切,可走近了却是能叫人一目了然!

没有丝毫的犹豫,莫天留猛地向前一个纵身,手中紧攥着的酒瓶与水桶几乎同时脱手、朝着两名已经抬起了枪口的日军士兵砸了过去。伴随着那两名日军士兵下意识的躲闪,莫天留飞快地从腰后摸出了一把锋利的匕首,怒声大吼着朝其中一名日军士兵扑了过去:“杀呀......”

吼声刚起,一支弩箭已经呼啸着钉在了一名日军士兵的眼眶中。几乎就在那名被弩箭射中的日军士兵仰天倒下的瞬间,莫天留手中抓着的匕首也狠狠地捅在了另一名日军士兵的胸口。

瞪圆了眼睛,那名被莫天留刺中了胸口的日军士兵一时未死,已经搭在扳机护圈上的手指顿时向扳机上滑了过去。也顾不得在脑中多转任何念头,合身扑到了那名日军士兵眼前的莫天留几乎是下意识地伸手抓住了日军士兵紧握着的三八大盖,一根手指也只朝着扳机后那狭小的空隙中抓了进去。

濒死之时,被莫天留刺中了胸口的日军士兵几乎使出了吃奶的力气,玩命地扣动着扳机,顿时将莫天留伸在扳机与护圈间隙中的手指夹得皮破血流。剧痛之下,莫天留不禁惨叫着用力拔出了刺在日军士兵胸口的匕首,亡命地朝着那名日军士兵一刀接一刀地捅了下去......

几乎就在莫天留大声怒吼的同时,原本守在门后的孟满仓已经撞开了粮库大门,直冲着莫天留面前的两名日军士兵冲杀过来。眼见着其中一名日军士兵被弩箭射杀,而另一名与莫天留纠缠在一起的日军士兵却并没倒下,反倒是只听见莫天留惨叫连连。惊怒之下,孟满仓几个箭步冲到了莫天留身边,手中短刀闪电般地刺进了另一名日军士兵的咽喉,这才朝着莫天留急声叫道:“天留,你受伤了?!”

叫那名与自己近在咫尺的日军士兵喉咙上喷出的鲜血糊了一脸,莫天留猛地将卡在扳机与护圈之间的手指抽了出来,疼得连连跳脚大骂:“可是疼死老子了.......狗日的鬼子......”

一把抓过了莫天留的手仔细看了看,孟满仓顿时松了口气。再看看倒在脚下的日军士兵尸体,孟满仓更是忍俊不禁地低笑起来:“天留,我还真没看出来,你还是个狠角儿?我要是再慢点过来,怕是这鬼子都要叫你收拾成饺子馅了?”

胡乱抹了一把脸上的鲜血,莫天留先把手上的手指举到自己眼前看了看,这才低头看了看倒在地上、被自己把前胸肚腹捅得血肉模糊的鬼子尸体,余恨未消地怒声叫道:“这鬼子都叫我捅了心口了,还憋着一口气要开枪!我这手指头要是再慢一点,怕是就真叫他把枪打响了......”

话音未落,已经安排了其他八路军战士搜索粮库、肃清战场的栗子群也疾步走到了莫天留身边。只一看莫天留那血肉模糊的手指,栗子群飞快地从自己衣襟上扯下一根布条,三两下便将莫天留受伤的手指包扎起来,这才朝着莫天留与孟满仓说道:“天留、满仓,你们俩上岗楼负责警戒,尤其是要注意城门方向是不是有鬼子出现!”

捧着受伤的手,莫天留却是朝着栗子群摇了摇头:“大当家的,咱们要把粮食运去的地方,只有我和棒槌熟悉,警戒的活儿你找旁人吧,我还是跟棒槌一块儿领路,咱们赶紧把鬼子的粮食弄走!”

略作思忖,栗子群飞快地点了点头,扭头朝着其他八路军战士叫道:“大家抓紧时间肃清战场,会赶车的同志马上把大车赶到粮库里来!韦正光,你负责在粮库里装上你拿手的那些玩意,一定要保证一个时辰之后,粮库的大火烧得谁也拢不了边儿!其他的同志,立刻把粮库里的麦子装车运走,天留、棒槌带路!”

整齐的答应声中,一些八路军战士飞快地冲出了粮库大门。不过片刻的功夫,满载着粮食口袋的大车便鱼贯从大门驶进了粮库中。

把吓得浑身颤抖的何财主交给了另外一名八路军战士看管,沙邦粹三两下扒拉掉了身上的衣裳,伸着两支长长的胳膊,眨眼间便将大车上用来打马虎眼的、装满了沙土的粮食口袋扔了一地。而在粮仓中列出了两行队伍的其他八路军战士,也飞快地将装满了麦子的粮食口袋运到了大车上。

眼看着一辆辆大车上重新装满了粮食,捧着受伤的手站在一旁的莫天留禁不住得意地低笑起来:“嘿嘿嘿嘿......这可是好几万斤麦子啊......鬼子就是做梦也想不到,也就是一个时辰的功夫,这好几万斤粮食怎么就能不见了踪影?”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