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抗命

第五十八章 抽丝剥茧

抗命 流浪的军刀 4621 2019-06-17 17:42

  

   急三火四地撞进了何家宅子后院,莫天留都没朝着站在后院与几个八路军干部商议军务的李家顺打上一声招呼,自顾自地便冲进了何财主的卧室中,一把便拽开了一个西洋立柜的柜门。

虽说叫莫天留强拉硬拽地冲进了何财主的卧室中,可沙邦粹却还是没闹明白莫天留想要做些什么。眼睁睁看着莫天留不管不顾地将挂在柜子里的衣裳扔得到处都是,沙邦粹禁不住讶声朝莫天留叫道:“天留,你这是要干啥呀?”

三两下将衣柜里挂着的衣裳清了个干净,顺手再将垫在柜子下面的两床丝绵被扔到了炕上,莫天留伸手在柜子底板上用力瞧了几下,顿时喜滋滋地回头朝沙邦粹笑道:“棒槌,使一把子力气,狠狠朝着这柜子底板上垛一脚!”

还没等沙邦粹朝着那立柜挪动脚步,李家顺已经在几个八路军干部的陪同下走进了何财主的卧室。看着莫天留把立柜中衣服扔得到处都是,李家顺只是微微皱了皱眉头,顿时便扭头朝着身边一名八路军干部低声说道:“去看看那立柜底下有啥花样,注意安全!”

低低答应一声,跟在李家顺身后的一名八路军干部翻手从腰后抽出一把锋利的匕首,几步跨到了空荡荡的立柜前,蹲下身子便用匕首试探着在立柜底板的缝隙中探查起来。不过片刻的功夫之后,那名八路军干部便扭头朝着李家顺说道:“李司令,这木板下头应该是空的,可像是有个门栓之类的东西给锁住了,要是找不着能挪动这门栓的机关,恐怕就只能硬撬开了?”

提了提短了不少的裤子,沙邦粹打量着那块显得颇为厚实的木板,闷着嗓门低声叫道:“那还是得我来......你们起开,瞧我的!”

朝前迈了半步,沙邦粹稳稳当当站住了身形,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猛地提起脚跟朝着那块颇为厚实的木板蹬踹下去,口中兀自闷雷般地吼道:“开!”

伴随着木板炸裂时的脆响,立柜底部的厚实木板被沙邦粹那重重一脚踹得四散飞溅,就连安装在木板下的那胳膊粗的木栓也都断裂成了几截。伴随着一股散发着霉味的凉风从木板下的暗道喷涌而出,站在何财主卧房里的众人顿时惊喜地低叫起来:“暗道!这就是何财主死都不肯说的暗道!”

都没等李家顺再下命令,两名八路军干部已经抽出了随身的手枪,一前一后地朝着暗道中的石阶走去。才顺着石阶走了三五步,走在前面的那名八路军干部已经惊讶地低叫起来:“好家伙!这里还存着手电筒?还是日本货呢!”

伴随着手电筒的灯光在暗道中渐渐变得昏暗,站在何财主卧房里的李家顺瞅瞅一脸得意模样的莫天留,顿时朗声大笑起来:“哈哈哈哈......天留,你这又是打哪儿琢磨出来的?这屋子里我们都搜过两遍了,有一回你也在,怎么当时你不说,这会儿倒是......”

似乎是想起了刚刚见面时把李家顺认成了伙夫的尴尬场面,莫天留很有些讪讪地答应着李家顺的问话:“李司令,这事情......是棒槌......他衣裳不合适,又提起来何财主屋子里有不少衣裳......我就是琢磨着,这何财主屋子里放衣裳的柜子、箱子太多了些,尤其是两个洋人做的立柜,怎么看怎么别扭......要说功劳,这回倒真是棒槌的功劳!”

只一听莫天留说起发现了暗道是自己的功劳,原本在李家顺面前就很是拘谨的沙邦粹顿时连连摆手,赤红着脸朝李家顺说道:“李司令,我就是顺口一说......不是我......还是天留聪明.......”

哈哈大笑着,李家顺大步走到了面红耳赤的沙邦粹身边,伸手捏了捏沙邦粹那结实得像是钢浇铁铸般的胳膊:“棒槌同志,别的先不说,你这一把子力气,往后打鬼子的时候倒是能用得上!听你们队长说,你和天留都练过些功夫?”

憨憨地点了点头,沙邦粹应声答道:“天留练过功夫,我......也就是个力气大......我人笨,学不会功夫......”

毫不在意地一摆手,李家顺和声笑道:“力气大也是本事,这老早不就有那么个一力降十会的说法么?棒槌、天留,你们俩发现何财主的暗道,这肯定是要记上一功的!既然有功,那就得有奖励——说吧,你们俩想要啥奖励?”

不等沙邦粹开口说话,站在一旁的莫天留倒是飞快地接过了话头:“李司令,棒槌这人实在,嘴也笨,估摸着想要啥也不好意思跟你明说!其实......棒槌身量大、力气大,饭量也比寻常人大。从小到大这么些年,棒槌就没几回当真吃饱过。你要真想给他个奖赏......你赏他一顿饱饭?”

含笑看着眼神闪烁的莫天留,李家顺习惯性地伸手摸了摸头顶上那块巨大的伤疤:“那你呢?天留,你也只要一顿饱饭?”

不自觉地躲闪着李家顺那双像是能看透人心的眼睛,莫天留很有些讪讪地耷拉下了脑袋:“我也不想要啥别的......咱们这回不是从何财主这儿得着一挺机枪么?李司令,你就把那挺机枪赏给了我呗?”

话音刚落,站在李家顺身后的几个八路军干部顿时轰然大笑起来。其中一个缺了一只耳朵,左手巴掌上也有个枪眼伤痕的八路军干部更是边笑边指点着莫天留,上气不接下气地笑着说道:“机枪给你.......你会使机枪?这我可没听老栗子说起过呀?”

很有些懊恼地瞪大了眼睛,莫天留亢声朝着那笑得上气不接下气的八路军干部叫道:“我不会,可大却哥会!大却哥说过他是最好的机枪手,可咱们武工队没机枪,他有本事也使唤不出来......”

脸上同样带着几分笑意,李家顺却是和声朝莫天留说道:“天留,你知不知道咱们冀南军分区**团,一共有几挺机枪?除了咱们刚缴获的这挺机枪之外,冀南军分区**团一共就两挺轻机枪,还有一挺撞针坏了的,只能拿着摆摆样子充数,就这样还被**团的老同志们拿着当宝贝呢!好家伙......你这一张嘴就要拿走我这一半的家当?”

转悠着眼珠子,莫天留犹豫片刻,方才接应上了李家顺的话头:“李司令,我可也不白拿呀......何财主家的暗道我给找着了,眼下就剩下何财主家藏粮食的暗仓没寻到!要是......要是我能把何财主藏粮食的暗仓也找出来,那这机枪......你就交给大却哥使唤?”

眼睛一亮,李家顺盯着莫天留说道:“天留,你这打埋伏的本事不小啊?说说看,你又琢磨出点啥门道来了?”

很有些狡黠地朝着李家顺一笑,莫天留应声答道:“那咱们这就说定了?只要我找着何财主家藏粮食的暗仓,这机枪你就真给大却哥使唤?”

大手一挥,李家顺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行,我答应了!不过你审问何财主的时候,可不能违反我们八路军优待俘虏的政策,更不许使唤上敌人刑讯的那些招数!”

朝着李家顺摆了摆手,莫天留很有些神秘兮兮地笑道:“李司令,我不问何财主,我自己都能寻着何财主家的那两处暗仓!不过.......得请大家伙给我帮把手,不出一个时辰,我保准能寻出那两个暗仓!”

眼神中好奇的意味更重,李家顺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那就这么说定了——你要大家伙帮你干啥?”

一边拽着沙邦粹朝着屋外走,莫天留一边朝李家顺说道:“打水!不管是从井里还是后院的池子里,能存水的家什都使上,不够就到外面商铺、住家去借,不拘是水桶、水缸,越多越好,越大越好!”

伴随着李家顺丝毫都没犹豫的一声令下,在何家宅子里住着的所有八路军战士全都以令而行。不过半个时辰的功夫,何家宅子里宽敞的前院,已经摆满了装满水的水桶和水缸。

看着被水缸和水桶铺满了地皮的前院,守着一口巨大水缸的沙邦粹很是纳闷地看了看一直在前院四处溜达的莫天留,低声朝刚走到了自己身边的莫天留问道:“天留,你这又是耍弄的啥把戏?没事叫大家伙打这么多水干嘛?”

扭脸看了看倒背着双手走到自己身边的李家顺,莫天留刻意地提高了几分嗓门:“棒槌,咱们都把给何家扛过活儿的短工问了个遍,他们全都说没帮着何财主把粮食朝院子外边搬弄过,可第二天一大早再来扛活的时候,原本堆积在院子里的粮食,就都没了影子!就凭着何财主和他那几个长工、管家,累死他们也不能一夜之间把粮食藏到外边去吧?那这藏粮食的暗仓,肯定就得在这何家宅子里!方才我在院子里遛达着瞧过了,这宅子里是个前院高、后院低的地势,后院还有个池塘,粮食肯定不能藏在后院受潮,那这暗仓就只能在前院!”

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沙邦粹却又接口问道:“可这么大的个前院,咱们怎么知道粮食藏哪儿了?这要是豁开了把前院都刨了......一来是费功夫,二来也怕动静闹大了,吓着了何家大集上的乡亲们啊?”

得意洋洋地指了指铺满了院子的水桶、水缸,莫天留怪笑着低声说道:“刨院子的活儿劳神费力还不讨好,我才不用那笨法子呢!要想寻着藏粮食的暗仓,有了这些水就成!”

看也不看沙邦粹那依旧一头雾水的模样,莫天留干咳了两声清了清嗓子,这才扬声朝着站在水桶、水缸后的八路军战士叫道:“都听我的号令,朝着地上,倒水!”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