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抗命

第十五章 规矩方圆

抗命 流浪的军刀 4366 2019-06-17 17:42

  

   抽腰带、解裹腿,一枪不发便抢下了茶碗寨外土匪关卡的武工队员们,熟练地将那些压根都不敢动弹的土匪捆绑到了一块,这才腾出手来搜检起了那些土匪胡乱扔在两座简陋木屋中的枪支弹药。

与先后被擒的四个前出瞭哨的土匪招供的一样,设立在茶碗寨前峡谷口的关卡中,原本只有七八个守卫关卡的土匪。可与那四个土匪招供的不一样的,却是下值的土匪并没着急回去休息,反倒是扎堆在关卡后的简陋木屋中聚赌起来,倒是生生叫假扮土匪撞进两桩木屋的钟有田、孟满仓二人得了大彩头——只是拿着两颗手榴弹亮了亮相,便有惊无险地一家伙收拢了十四条长枪和两支短枪。

可凡事也总有美中不足之处,跟着大队人马撞进关卡的几个老武工队员才一见架在环形工事上、还用块油布仔细遮盖着的机枪,眼睛里都快要冒出火来——哪怕是在八路军的老部队中,一个营里面撑死也就四挺机枪、一个团人马都不一定能占一门小炮,不到要命的节骨眼上,轻易都舍不得叫那宝贝疙瘩亮相、听响!

这要是清乐县武工队有了机枪......

大话且不说,估摸着想打清乐县城还有点为难,可往常那些个轻易啃不动的鬼子炮楼、伪军据点,岂不是也能打下几个、试试轻重深浅?

都还没等几个老武工队员乐上片刻,手快把那挺机枪抱到了怀里的老武工队员一拉枪栓,顿时便沉下了脸,狠狠朝着地上吐了口唾沫:“七月十五的坟头供——哄鬼的摆设!”

话音刚落,就连站在环形工事外把控场面的栗子群脸上都有了些失望的神色,抑制不住地低声问道:“咋了?”

双手托着那挺看着挺像回事的机枪朝栗子群一抛,那手快抢到了机枪的武工队员愤愤地叫道:“撞针、击簧都坏了,枪栓上都有了黄锈,瞧着就是坏了有日子的模样......队长,估摸着这帮子土匪最后一回用这机枪,就是抢茶碗寨的时候吧?”

麻利地接过了那名武工队员抛来的机枪,栗子群熟练地卸下了机枪弹匣瞧了瞧,惋惜地点了点头:“弹匣里压根都没子弹,弹匣弹簧都锈了.......可惜了......等咱们扎稳了脚跟,到时候把这家什送回军分区,看看军分区枪械修理所能不能用得上!”

“送回去?队长,那咱们可不能白给送去,少说都得换.......换两箱子弹?再饶十个手榴弹?要缴获来的日本手榴弹,可不能拿咱们自个儿造的那秤砣充数!”

把机枪朝着脚边一搁,栗子群朝着那急三火四开口的武工队员笑骂道:“都说你们山西出人精,半岁大的奶娃子都会掐着脚指头做买卖......倒是真不假?赶紧收拾好了其他的武器弹药,茶碗寨里可还有几十号土匪等着咱们收拾呢!子弹呢?找着多少?”

“一共就一百来发,瞧品相还得有十几发打过了、没舍得扔的臭子儿!队长,我怎么觉着这场面不对劲呀?按说看家的门户上,那怎么也得备足了枪弹、以防万一吧?就这十几条枪、百十发子弹......遇见稍微大点的场面,怕是一个照面就得叫人抢了关卡?!”

没等栗子群开口说话,拽着一根老藤从山崖下滑到关卡前的莫天留却抢先叫嚷起来:“我说呢......这茶碗寨里的绺子有几十人枪,倒是从来没听说过他们仗势吞了其他小绺子,只是寻着咱们这些个老百姓祸害?闹了半天......光有枪、没子弹,一杆机关枪还只是个样子货,这才老老实实闷头躲在茶碗寨里装王八......”

嘴上唠叨、莫天留手脚上倒也不慢,三步并作两步地冲到了那些被捆好的土匪身边,伸手便朝着一个土匪的裤裆摸了过去:“啥值钱要命的物件呀?还拿着个布兜子贴大腿根绑着?是大洋不是?”

没容那土匪有丝毫的挣扎,原本就被解了裤腰带捆得结实的土匪,眼睁睁地看着莫天留把手伸进了自己裤裆,一把便将一个用细麻绳捆在大腿上的小布兜拽了出来。

得意洋洋地轻轻一抖那小布兜,莫天留侧耳听了听那小布兜里传来的大洋碰撞轻响,伸着两根手指头便从小布兜里摸出来两块大洋揣进了自己怀里,这才将那小布兜朝着站在不远处的栗子群扔了过去:“大当家的,绺子规矩我懂——见十抽二归自个儿,大头是大当家你的!”

伸手一抄,栗子群分毫不差地将莫天留扔过来的小布兜抓到了掌心,脸上带着微微笑意,看着莫天留在那些被捆成了一堆的土匪身上东搜西摸,不一会儿的功夫,莫天留已经朝着栗子群扔过来好几十块大洋,甚至还从个土匪的狗皮帽子里摸出来一把一寸来长的鹰勾小刀,又从另一名土匪的裤裆里找到了一把锋利的小攮子!

把莫天留朝自己扔过来的大洋在环形工事上垒着的一片青石上码放得整整齐齐,栗子群只等到莫天留把那些土匪身上都搜了个干净,方才开口朝着几个负责捆绑土匪的老武工队员说道:“你们瞧瞧......都说是参加革命多年的老同志了,对敌斗争经验也都算得上丰富,可刚刚从大部队里抽调到武工队工作,你们就......这要不是天留仔细,从土匪身上搜出来了这些武器,等会负责看守俘虏的新同志,怕就得要吃大亏!”

耳听着栗子群那声量不高、但语气却颇为严厉的话语,几个老武工队员纷纷耷拉下了脑袋,反倒是在自己怀里揣了七八块大洋的莫天留,此刻却是大大咧咧地接应上了栗子群的话头:“大当家的,这事儿也怪不得旁人。绺子人物藏物件、帽子发髻大裤裆,这讲究军伍行的人物怕是不太明白!?”

朝着莫天留微微点了点头,栗子群再又开口说道:“仔细检查武器弹药,等战斗结束之后,咱们开经验教训会的时候,再细说这事!天留,把你怀里揣着的大洋也拿出来搁下,咱们革命队伍里有纪律——一切缴获要归公!”

下意识地伸手捂住了怀中还没揣热乎的大洋,莫天留很有些不甘心地低叫起来:“大当家的......这江湖绺子里见十抽二的规矩可够讲究的了,你都拿了八成,这还不许我这经手的得着两成好处?那要不......抽一?见十抽一行么?”

很有几分无奈地摇了摇头,栗子群和声朝莫天留说道:“天留,这一切缴获都要归公,可不是归我!”

瞪圆了眼睛,莫天留亢声叫道:“归公?这公是谁?”

“公......就是大伙儿!”

“全都给大家伙均分?那这管分钱的是谁?”

“这个就得等打完了仗,大家开民主会来定!”

“家有千口,主事一人,不管是啥会,那大家伙不还得听大当家你最后这一锤定音?话说到头儿,那不还是你说了算?大当家的,抽一......见十抽一吧?我这光不出溜的从大武村出来入了绺子,你好歹给我留几个体己钱买双鞋不是?”

眼看着莫天留缠杂不休地唠叨个没完,栗子群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这事儿一两句话说不明白,等咱们打完了仗再开会细说!还是照着方才的老规矩——老同志在前,新同志押着俘虏跟在后边,两边山崖上的同志跟着咱们一线平推,堵住了这山缝里面的口子再说,能不开枪就别开枪!有田,去寻点东西把俘虏的嘴都给堵上,可千万检查仔细了!”

不等钟有田答话,莫天留却又再次抢过了话头:“这还用得着寻什么堵嘴的东西......大当家的,你看我的!”

也不等栗子群答话,莫天留已经撒腿朝着关卡外不远处的树林奔去。不过是眨巴眼的功夫,手里头捧着一大把刺栗子的莫天留兴冲冲地奔了回来,朝着那些被捆绑得结结实实的土匪呲牙一乐:“相好的可都别怪我手狠,这法子还是你们茶碗寨绺子里的好汉们想出来的——你们上大武村里抢粮食,有人要不说粮食藏在哪儿,你们就朝着人家嘴里塞这刺栗子,扎得人吞不得、吐不出的满嘴是血,疼得一个劲跺脚都叫唤不出来!今天......你们自个儿也尝尝这滋味!”

眼看着莫天留捧着那些黑乎乎的刺栗子朝自己走了过来,被捆得结结实实、压根都没法闪避的土匪禁不住惶急地低叫起来:“三江四海是兄弟,这位当家的饶兄弟一把,日后江湖相见,自然感激恩德......”

“可不关我的事儿......我就是守窑口的,一回买卖都没出去做过......”

一把拽住了莫天留的胳膊,栗子群迎着莫天留不解的目光,微微摇了摇头:“天留,咱们队伍上有纪律——要优待俘虏!”

傻愣愣地看着满脸认真模样的栗子群,莫天留手中捧着的刺栗子洒了一地:“大当家的,咱们这绺子的规矩......可也太各色了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