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抗命

第六十二章 顺水推舟 (上)

抗命 流浪的军刀 4623 2019-06-17 17:42

  

   启明星才刚在天空中闪出第一道光芒,何家大集的寨门便豁然而开,一长溜满载着粮食口袋的大车从寨门中鱼贯而出,顺着大路直奔清乐县城方向驶去。

全都穿着一身何家护院枪兵的衣裳,肩头背着一杆晋造三八式步枪,莫天留与栗子群两人并肩走在满载粮食口袋的大车旁,眼睛盯着天空中渐渐开始闪亮的启明星,几乎同时从嘴里蹦出了一句话:“差不离到了下晌的时候,就能到清乐县城了!”

话一出口,栗子群与莫天留两人对望一眼,全都嘿嘿低笑起来......

今年天时不正、雨水也稀缺,地里的麦子都晚熟了好些日子。有好些麦秆上看着是挂了长长的麦穗,可用手一捏却全都是空壳,只能磨碎了做成麦麸面勉强充饥。

或许鬼子也都知道今年的庄稼收成太差,不少村庄里的麦子还在打麦坪上晾晒,下乡抢粮的鬼子已经带着二鬼子从县城和各处炮楼里涌了出来,蝗虫般地扑向了那些辛苦了一年、好容易才见着点收成的庄户人家

猝不及防之下,清乐县境内的绝大多数村庄都遭到了鬼子和二鬼子的洗劫。晾晒在打麦坪上的麦子自然叫鬼子劫掠一空,就连那些只能拿来磨麦麸面的麦麸,也都被鬼子抢去,直说是能当成军马的饲料。照着那带着仅有的粮食逃到何家大集的乡亲所说,经了鬼子这一回劫掠,清乐县城少说也得有七成村寨中的乡亲要出门要饭求活!

也都不必仔细侦查,几乎没个逃到了何家大集的乡亲都说起了鬼子抢了粮食之后,除了在各处炮楼中留下了一些之外,大多数抢走的粮食都送到了清乐县城中鬼子的粮库中。听那些抢粮食的皇协军士兵说,只等到整个清乐县境内村庄的粮食都被搜刮过一遍之后,收在鬼子粮库中的粮食就要走鬼子刚修小铁路送去保定。

在大致了解了鬼子下乡抢粮的各种情报之后,李家顺没有丝毫的犹豫,立刻定下了从鬼子手中抢回粮食的任务。但如何从鬼子手中抢回粮食,会场上的众人却各持己见。在综合了所有意见和建议之后,摆在众人面前的就剩下两个选择——趁着鬼子大部分兵力还散布在乡间抢粮的时候,派出大部队夺取鬼子的粮库,或是在鬼子将粮食装上火车之后半路拦截。

而这两种作战方式也是各有利弊......

趁着鬼子兵力空虚、派出大部队夺取鬼子的粮库,取胜的把握至少也有七成。可在夺取了鬼子粮库之后,如何将那些粮食全部运走,这却是个很大的难题。一旦战斗打响,鬼子散布在乡间的部队就会迅速返回,从各个方向堵住大部队撤离的道路。哪怕是大部队能够找着安全的路径撤离、每个人也都能扛上几十斤粮食,顶天了也就能搬空小半个粮库,剩下的粮食还是得归了鬼子,得着的粮食也压根不够救济被抢的乡亲。

而拦截鬼子的火车也并不容易!

自从鬼子在冀南地区铺设了为数众多的小铁路之后,行驶在小铁路上的鬼子火车上,从来都有至少一个排的鬼子随车警戒,有时候甚至还会有铁甲车在火车前后开道、压阵。即使是用破坏铁轨的方式逼停了鬼子的小货车,在没有重火力支援的情况下,要想攻占鬼子的运粮火车,恐怕也绝非易事。

如果战斗时间过长,那么顺着小铁路前来增援的鬼子,更是有可能咬住部队不放,到时候不仅抢不回被鬼子夺走的粮食,恐怕连大部队都要遭受极大的损失......

一时之间,参加会议的八路军干部各执一词,彼此间争论不休。有几个脾气暴躁些的八路军干部说得兴起,拍桌子、打椅子之类的举动也都冒了出来,声量也一个比一个高。

眼瞅着会场中诸人吵成了一锅粥,坐在一旁的莫天留却是默不作声地转悠着眼珠子,只等到在场的八路军干部全都吵累了、各自端着茶碗喝水的时候,方才趴在了栗子群耳边嘀咕起来。才说了三五句话,栗子群虽说依旧沉默不语,但一双眼睛却越来越亮。等得莫天留把话说完之后,栗子群更是喜笑颜开,站起身子走到屋门前关上了大门,这才转身与众人商议起了莫天留出的主意......

伸手拍打着大车上鼓鼓囊囊的粮食口袋,再看看跟在大车两旁亦步亦趋、穿着何家护院枪兵衣裳的八路军战士,栗子群很有些慷慨地低声说道:“天留,这回咱们冀南军分区可算是下了血本了!除了伤员被熟悉当地情况的武工队员送去了涂家村,剩下的人全都参加了这次的行动!黄瓜打铜锣、一锤子拍卖,咱们听的就是这个响!”

像是听出了栗子群话音里的含意,莫天留嘿嘿低笑着边走边回应道:“大当家的,我琢磨出来的这主意肯定能成,咱们这当头炮也肯定能打响了,你就把心踏实搁在肚子里吧!倒是咱们搁在粮食口袋里的那家什......保险么?”

笃定的点了点头,栗子群朝着走在前方大车旁的一名八路军战士努了努嘴:“韦正光同志是湖南浏阳人,那地方自古就是花炮之乡,造火药、造鞭炮是他家祖传了好几辈子的手艺,从来也没出过漏子,你就放心吧!”

打量着佝偻着腰身走在队伍中的韦正光,莫天留随口应道:“有大当家的打包票就成,那我就到前面去了?打头的大车上,棒槌还看着何财主呢,我怕棒槌心眼太实,还是我去看着何财主好些?还有......大当家的,你给我个手榴弹呗?”

伸手从腰后摘下了个日本造手榴弹,栗子群一边将手榴弹朝莫天留递了过去,一边讶异地低声问道:“天留,你要这家什干嘛?这家什带在身上可招眼,你记着用衣襟遮挡着些......”

朝着栗子群摆了摆手,莫天留伸手指了指栗子群腰后用衣裳遮盖着的另一枚手榴弹:“这回要耍弄的招数,用日本造的手榴弹不好使。大当家的,你把那晋造手榴弹给我一个。”

看着莫天留那带着几分狡黠的笑容,栗子群倒也并不追问,只是伸手摸出了一枚晋造手榴弹交到了莫天留手中,却又关切地叮嘱道:“这晋造手榴弹可有些不稳定,你拉着了火赶紧扔,可千万别在手里炸了!”

答应一声,莫天留抓过栗子群交到了自己手中的晋造手榴弹,顺手从大车上备着捆绑粮食口袋的绳捆里抽出一截麻绳,撒腿便朝着走在最前面的大车追去。

像是听见了莫天留大步跑来的脚步声,坐在大车上装着的粮食口袋顶部、正瞪大了眼睛盯着身边何财主的沙邦粹微微一伸手,轻轻松松便将朝着自己伸出了巴掌的莫天留拽到了大车上。

手脚并用地从粮食口袋上爬到了何财主身边,莫天留嬉笑着看着被自己与沙邦粹夹在了当中的何财主,很有些诡谲地低笑着说道:“何老爷,这大清早就劳烦你从被窝里爬出来赶路,辛苦了啊?”

灰败着脸色,身上胡乱裹着一件长袍的何财主无精打采地耷拉着脑袋,像是没听见莫天留说话般一言不发,一双手却是不停地微微颤抖。

上下打量着何财主那颓丧的模样,莫天留也并不在意何财主没开口接应自己的话茬,反倒是自顾自地接茬说道:“这秋老虎发威,热的人心火都旺了几分......我说棒槌,这么热的天气,你就眼睁睁看着何老爷受这活罪?你也不知道招呼着何老爷宽宽衣?”

也不等沙邦粹回过神来,莫天留已经伸手拉扯起了何财主身上的衣裳,嘴里兀自胡乱叫嚷着:“这大热的天气还穿得这么板正,何老爷你到底是有钱人,就是讲究......”

胡乱拉扯之中,莫天留手脚飞快地将那枚刚从栗子群手中拿来的晋造手榴弹捆到了何财主的腰上,再将拴在手榴弹拉火环上的麻绳从何财主穿着的长衫袖子里穿了出来,这才轻手轻脚地替吓得目瞪口呆的何财主扣上了身上长袍的扣子。

将连接着拉火环的麻绳在自己手腕上绕了两圈,莫天留笑嘻嘻地抬起胳膊架在了何财主的肩膀上:“何老爷,知道你腰上多了个啥吧?”

惨白着一张脸,何财主哆嗦着点了点头:“我......我知道,手榴弹!”

满意地点了点头,莫天留伸着另一只巴掌在何财主腰上一拍:“何老爷,这手榴弹是方才我们大当家的给我的,还特意嘱咐我,说这晋造的手榴弹不稳定,拉了火就得赶紧扔,要不然......说不定就在自己手上炸了!何老爷,你见过被手榴弹炸过的人没?”

看着何财主玩命地摇晃着脑袋,莫天留脸上笑意不减,巴掌却又在何财主腰上一拍:“你没见过,可我见过!我跟你说啊何老爷,这叫手榴弹炸过的人呐,要是隔着远了,身上也就是叫弹片戳出来几个大窟窿,一顿饭功夫之后,血流干了才能死!可要是叫手榴弹贴着身子炸了......哎呀......那个心肝肚肠漫天飞,可人一时半会儿的还死不了,就得疼得在地上到处乱滚,胡乱抓挠,有时候一双手都能把地上刨出来俩坑......何老爷?何老爷?!”

一把扶住了软塌塌只朝着大车下坠去的何财主,沙邦粹只一看何财主那双眼翻白、口吐白沫的模样,顿时便闷着嗓门低叫起来:“天留,你这是干啥呀?你把何财主都吓厥过去了......”

伸手朝着何财主人中狠狠一掐,莫天留看了看倒抽着冷气幽幽醒转的何财主,嬉笑着朝沙邦粹挤了挤眼睛:“干啥?一会儿你就知道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