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抗命

第四十九章 事急从权

抗命 流浪的军刀 4665 2019-06-17 17:42

  

   几乎是在莫天留低叫出声的同时,蹲在木排另一侧的苟大却也猛地将枪口指向了河道前方,口中同样低声喝道:“队长,瞧着像是鬼子的探照灯?”

都没来得及回过头,栗子群手中紧攥着的竹篙已经狠狠地扎在了河底,口中也朝着站在木排尾部的沙邦粹低声叫道:“棒槌,定住了木排!”

闷声答应着,沙邦粹脚下微微一分,扎下个四平八稳的马步架势,一双结实的胳膊猛一用力,抓在手中的竹篙使劲朝着河底一戳,顿时便将顺水疾行的木排前冲的势头阻拦了七分。

深吸一口气,沙邦粹脚下横跨一步,摆出个弯弓射月的弓箭步,借势弯腰从脚边抓起了早就备着的另一根竹篙,同样用力扎进了河底。伴随着两根竹篙在河底砂石中戳得结结实实,整张木筏终于停止了前行,静静地漂浮在了青蟒河河心。

眼看着前方木排骤然停止下来,尾随在后的其他几条木筏上撑篙的武工队员们也全都有样学样地将几根竹篙扎进了河心,双手紧攥着竹篙撑住了木筏前冲的势头,将所有木筏在河心列成了个首尾相连的阵势。

紧盯着前方河道上不时闪过的光芒,再看看木筏前方绕着一座小山拐了个弯的河道,栗子群不禁低声说道:“好险呐.......这要不是前头这座小山挡了挡鬼子炮楼上的探照灯光,怕是咱们现在已经叫鬼子给发现了!天留,鬼子的三岔湾炮楼上有探照灯?这事情你以前知道么?”

把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一般,莫天留急声叫道:“以往从来都没见过鬼子炮楼上有啥灯啊?说不定是鬼子最近才装上的玩意?大当家的,这是啥灯啊?隔着这么远都能照着河面上亮堂堂的?”

稳稳地把着手中的竹篙,栗子群低声朝莫天留说道:“这是鬼子的探照灯,装在炮楼顶上朝外边一照,能照出去二里地远近!以往过封锁线的时候,咱们可是在这玩意上头吃了不少亏呢!”

瞠目结舌地看着栗子群,莫天留禁不住着急地低声说道:“能照出去二里地的灯?那咱们这些木排只要一绕过前面这座小山,岂不是就刚好叫鬼子照见?这河面上无遮无挡的,鬼子炮楼上的机关枪一响,怕是咱们一个都跑不掉啊!队长,咱们能打灭了这遭瘟的探照灯不?”

飞快地摇了摇头,凑到了栗子群身边的苟大却压着嗓门抢着答应道:“咱们的地势低,等咱们能看见鬼子炮楼上的探照灯,怕是鬼子老早就看见咱们了!咱们手里能够得着那探照灯的枪就只有三八大盖,鬼子可是有机枪的......”

同样摇了摇头,栗子群也低声朝莫天留说道:“眼下咱们要送去老部队的物资可都在木排上,只要咱们在河道上一开枪,怕是鬼子立马就能招呼他们巡河的小汽船过来打咱们!到时候物资肯定保不住,说不好人都难得逃出去......”

使劲把住了戳在河心的两根竹篙,沙邦粹扭头接应上了栗子群的话头:“队长,要不咱们换条路走?咱们想法子把一木桥修好了.....”

很有些烦躁地瞪了沙邦粹一眼,莫天留丝毫都没好气地低叫道:“等你修好了一木桥,怕是得小半个月后了,哪儿还能赶趟?踏实撑着你的竹篙,别在这儿添乱!”

顺着连成了一字长蛇阵的木排,钟有田蹦跳着从最后一条木筏上窜到了栗子群等人的身边。抬眼看着河面上探照灯时隐时现的反光,钟有田也很有些着急地伸手挠了挠头:“队长,这可咋办?这河岸两边能上去人,可抬着东西就压根上不去,想撤都麻烦。想要回头就得逆水撑篙,怕是到天快亮才能回到咱们出发的地方......咱们就这么卡在河中间,可不是个事儿啊?”

微微皱着眉头,莫天留同样盯着河面上反射的探照灯光,突然低声嘀咕起来:“这鬼子的探照灯到还真是个古怪物件?怎么一会儿明、一会儿暗的?”

几乎是不假思索地,苟大却应声答道:“那探照灯从来都不是盯住了一个方向照,后头全都有放哨的鬼子拿手把着来回晃悠,要等照见了目标之后,才会死死照住了目标、盯着目标走,鬼子的机枪手也会盯着被灯光照住的目标一个劲打!以往过封锁线的时候,有好些同志就是叫探照灯给照住了,叫鬼子的机枪给打得......”

似乎是想起了以往的伤心旧事,苟大却没再把话说完,而莫天留却像是想到了什么主意似的,猛地朝着眉头紧锁的栗子群低叫起来:“大当家的,我倒是想出来个主意——鬼子的探照灯不是照住了目标就一直追着目标跑么?咱们给鬼子送个目标上门,等鬼子的探照灯没朝着青蟒河里照的时候,咱们的木筏不就能悄没声的溜过三岔湾炮楼了?”

耳听着莫天留说出的这番话,木牌上的其他几个人全都没开口搭腔。尤其是站在木筏前方的栗子群,更是紧咬着牙关,眉毛也都拧成了个大疙瘩......

平心而论,莫天留琢磨出来的这法子,栗子群心里也不是没琢磨过。可一来对三岔湾鬼子炮楼周边地形较为熟悉的,全都是些刚加入武工队不久的新兵,虽说已经参加过两场战斗,跟鬼子也在比较近的距离上有过了接触,但作战经验依旧严重不足,肯定扛不下这么个危险的任务。

而那些老武工队员虽说战术和经验都有了几分火候,却又对三岔湾鬼子炮楼外的地形不甚熟悉,一旦被鬼子的探照灯和机枪咬住,几乎就是个十死无生的局面。

两相权衡之下,栗子群一时间也只能暂时打消了这派人吸引鬼子注意力、借机让木筏溜过炮楼火力控制范围的念头......

可要是再这么左右为难的拖延下去,非但不能把筹集来的物资送到老部队救急,就连身边这些武工队员们的安全都成了问题?!

狠狠咬了咬牙,栗子群猛地扭头看向了站在自己身边的钟有田:“有田,筏子就交给你来掌控了,我上岸去......”

没等栗子群把话说完,钟有田与苟大却两人已经急声低叫起来:“队长,这可不成!你是咱们武工队挑大梁的人物,没了你指挥,咱们往后可怎么办?让我去!”

“下棋都有个老将不出营的规矩,这玩命的活儿哪能轮得着队长你上?没说的,这活儿归我了!”

不等栗子群再次开口,莫天留却是猛地接过了话头:“大当家的,这三岔湾鬼子炮楼前面的地势,你们可都不如我清楚。万一要是出点闪失,怕是你们还没摸到鬼子炮楼旁边就已经叫鬼子察觉了。我这儿说句丧气话——你们真要是三两下就叫鬼子的机枪给打着了,到时候鬼子的探照灯还是得来回乱转,咱们白白填进去几条性命,筏子也还是过不去眼前这道坎!叫我说......这勾搭着鬼子的探照灯不朝着青蟒河里照,讲究的还真不是打仗的本事。只要熟悉地势、能藏会躲,捎带着时不时露头勾搭几下鬼子,这活儿就有八分成事的把握!”

明知莫天留说得很有几分道理,可栗子群却依旧摇了摇头:“不成!这任务太危险,天留你......”

朝着栗子群一呲牙,莫天留却是猛地打断了栗子群的话头:“大当家的,我再问你一句——就算是你们把鬼子的探照灯引得不朝青蟒河里晃悠,等筏子过了炮楼之后,你们知道怎么才能抄近道追上筏子?就算是不追筏子、直接掉头回茶碗寨,这黑灯瞎火的大晚上,顺着大路肯定甩不开从炮楼追出来的鬼子,走小路......你们谁敢担保自个儿不在林子里抓瞎?”

看着莫天留一副认真的模样,栗子群犹豫片刻,方才无奈地点了点头:“那......天留,我跟着你一块去!”

“不成!大当家的,我琢磨着这活儿......去的人不能多,还都得是熟悉炮楼外面地势的人,动静场面还得闹得猛......大当家的,这活儿你就交给我吧!大却哥,把你那当了命根子的花机关给我,再给我个手榴弹!”

“这绝对不成!天留,这可不是逞能的时候,咱们得仔细......”

没等栗子群把话说完,莫天留却是猛地一伸手,飞快地从毫无防备的苟大却手中抢过了那支花机关。借着朝回缩手的那股子力气,顺势又从钟有田腰后抽出了一颗手榴弹,朝后一个骨碌滚下了木筏。

站在齐着脖子深的水中,莫天留双手高举着刚刚抢到手的花机关和手榴弹,一边踮着脚尖踩着河底的砂石朝岸边退去,一边朝着想要跳下木筏的钟有田与苟大却急声叫道:“都别下水!你们要敢下水,我可就搂火了!到时候叫鬼子听见了动静,咱们这趟活儿可就全砸了......”

眼见着莫天留放了狠话,差点就跳下了木筏的苟大却急得连声低叫道:“天留,你瞎胡闹个什么?这可真不是你逞能的时候!快回筏子上来......”

顺着水势飞快地朝河岸便倒退着移动,莫天留却是坚决地摇了摇头:“大却哥,我这回可真不是逞能!大当家的,一会儿你听见枪响、瞧见鬼子的探照灯不朝着河里晃悠了,你只管撑着筏子走!过了三岔湾后再走十里,有一处浅滩,我会到那儿再上筏子!棒槌,你下来给我搭把手!”

眼见着沙邦粹不管不顾地撂下两根竹篙滑到了河水中,苟大却与钟有田不得不抢上去重又撑住了竹篙稳住木筏,两人几乎是异口同声地低声叫道:“这天留......旁的不说,先斩后奏这一招倒是耍得地道!”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