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抗命

第四十七章 百样艰难

抗命 流浪的军刀 4555 2019-06-17 17:42

  

   围坐在一张很是破旧的桌子旁,栗子群看着野戏子狼吞虎咽的那副吃相,伸手抓过了茶壶替野戏子倒了碗热水,再把茶碗推到了野戏子手边:“慢着点吃,今天管饱!伙房还给你炖着野兔肉呢......”

使劲咽下了一口滚烫的白面硬馍,再把栗子群倒好的热水喝了个干净,野戏子这才长长地舒了口气:“可算是......混了个肚儿圆!这一路上折腾过来,也就几天前寻着了遂平县武工队的时候,在他们那儿吃了顿苞米面的饼子,旁的时候全是啃的野果、吃的山药,一点热乎食儿都没下肚,都快把我吃成兔儿爷了!”

上下打量着野戏子那颇为狼狈的模样,挤在桌子旁的莫天留禁不住开口朝野戏子说道:“戏子大哥,你从遂平县八路军的绺子来,他们也不给你捎带上些干粮?就叫你这么空着两手出门赶路?”

朝着满脸好奇模样的莫天留看了一眼,野戏子倒也并没在乎莫天留口中对武工队的别样称呼,反倒是嘿嘿低笑着朝莫天留应道:“这小同志是刚加入咱们清乐县武工队的吧?”

看着莫天留连连点头,野戏子这才接茬说道:“咱这做通讯员的,出门在外执行任务的时候可都有讲究,尤其是得留神些不打眼的地方。眼下冀南地面上鬼子和二鬼子这么多,真要是撞见个出门赶山、采药的庄稼汉身上还带着硬面干粮,那还不当场就得露了馅?”

野戏子话刚出口,莫天留顿时回过味来——冀南地面上寻常赶山、采药的庄户人家,大都不会离开自己住着的村子太远,哪怕是要去远些的地方找些罕见的药材、野物,背着的赶山筐里最多也就带上几根老苞谷备着充饥,只有走远路行脚的人身上才会带些硬面干粮,以备在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时候还能吃顿饱饭,这才能有力气接着赶路。

眼下冀南地面上鬼子和二鬼子在各处交通要道设卡盘查,对关卡近处的庄户人家倒是盘查得不算严密,但对那些外路来的人物却是盘查得异常严格。野戏子身上真要是带上了太多的食物,怕是压根都闯不过鬼子和二鬼子设下的关卡!

看着莫天留脸上那恍然大悟的模样,野戏子嘿嘿低笑着抓起了又一块白面硬馍,边吃边朝着坐在自己身边的栗子群说道:“这回走的一趟,给冀南地面上的几个县武工队传下的命令都差不离。可我这一路走下来,从各处武工队看到的情况分析......怕是只有你清乐县武工队,能比较轻松的完成李司令交代的任务了?”

一听野戏子说起有关任务的话题,栗子群顿时瞪大了眼睛:“啥任务还得好几个县的武工队一块办?”

三两口吃光了又一个白面硬馍,野戏子也端正了脸色,郑重地朝栗子群说道:“跟在李司令身边的一个团老部队,这些天跟鬼子打了几场硬仗。照着李司令的算法......咱们是吃大亏了.......”

讶然瞪着野戏子,栗子群很是惊讶地沉着嗓门喝道:“吃了亏?跟在李司令身边的那一个团的人马,差不离全都是打了好几年仗的老兵,战场上的功夫可都不含糊啊!就这样一个团的人马拉开了跟鬼子拼都吃亏了?鬼子有多少人马?”

朝着栗子群摆了摆手,野戏子微微叹了口气:“咱们老部队的情况,老栗子你又不是不知道——缺枪、缺弹、缺粮、缺药......只要是咱们能想到的东西,老部队都缺!有时候攻鬼子一个炮楼,冲锋号一响,鬼子的机枪也跟着响,当场就倒下一大片人!等逼不得已撤出战斗的时候,拖回来倒下的同志一看,一多半都不是叫子弹打倒的,是饿晕过去的!现如今老部队的同志们身上都揣着核桃大一疙瘩粮食,平日里饿得两眼发蓝都不敢碰,专门留着要打冲锋之前吃的,叫冲锋粮......”

重重叹了口气,野戏子翻手从自己后腰上摸出来一根竹尾巴烟杆和一个黑漆漆、油腻腻的烟袋,一边慢慢朝着竹尾巴烟杆那浅浅的烟锅子里装着粗劣的烟沫渣子,一边眯着眼睛絮叨着:“派出武工队的时候,为了叫武工队的同志们能尽量多的带些枪支弹药,老部队里不少同志都是把自己留着救命用的子弹拿出来顶上的。跟鬼子硬碰硬打第一仗的时候,眼瞅着鬼子冲上来,咱们老部队的同志都只能打一个排枪就冲出去跟鬼子拼刺刀!枪里没子弹、肚里没粮食......牺牲好几个同志,有时候都拼不下一个鬼子......”

“伤了的同志没有药,卫生员漫山遍野的寻来的草药也就那么点,压根都不顶事!就连洗伤口用的盐水,都......就连李司令,都半个月没见着盐花了......”

眉头拧成了个大疙瘩,栗子群沉声闷喝道:“那眼下大部队在哪儿?”

“已经转移到了宫南县境内,暂时在宫南县小松庄附近驻扎。伤员实在太多,粮食也没剩下几颗了,李司令命令各县武工队尽量筹备老部队用得上的东西,尽快送到小松庄营地去!从我出来到今天,大部队已经在小松庄旁边藏了有小半个月了。最多还有七天就得换地方!老栗子,你这儿能给老部队腾挪出多少东西?”

只是默默思忖了片刻功夫,栗子群伸手在桌子上轻轻一拍:“枪支弹药,我们这些天倒是还得着了一些,捡好的先给老部队送去一批!药材我们可以找涂家村的乡亲们买一些,再商量着借一点,差不离也能管点用!倒是粮食和盐......我们勒紧了裤腰带,总也能挤出来一些给老部队送去!”

略一犹豫,野戏子再次开口说道:“老栗子,你可别怪我占便宜没够——你能弄着棉花和布料么?这眼瞅着就要入冬了,老部队里不少同志还都穿着单衣呢。晚上放哨都只能批一条被子,睡觉都只能钻麦草堆......”

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穿着的破旧夹衣,栗子群很有些为难地摇了摇头:“这可当真有些为难了......这铁屏山左近能找着棉花和布料的地方,恐怕就只有清乐县城,而且数量都还不多......”

“能弄着就尽量弄些,不拘多少,能有就成!老栗子,咱们再商量商量,怎么才能把你这儿弄着的东西送去老部队?”

在茶碗里倒了些水,栗子群伸手蘸着水在桌子上草草画了个铁屏山左近的地形图,抬头朝着站在一旁的莫天留叫道:“天留,从咱们这儿通往宫南县小松庄的路径你熟悉么?”

一把推开了站在自己身边的沙邦粹,莫天留一副当仁不让的模样,伸手蘸了些水在栗子群刚画出来的铁屏山地形图旁划动起来:“小松庄差不多就在清乐、宫南两县交界的地方,那地方出麻线和松漆,以往我也去转悠过几次......”

三两下画出了从铁屏山通往小松庄的路径图,莫天留指点着三条弯弯曲曲的痕迹说道:“从铁屏山到小松庄有三条路,一条是从涂家村走,过何家大集进宫南县境,然后就能到小松庄。可咱们前些天打那一仗,把一木桥给炸断了,再加上何家大集养着不少护院枪兵挡路,人冲过去不难,可带着这么多家当就费事了......这条路肯定走不成。”

“剩下的两条路,一条是大路,路上少说有五六个鬼子的炮楼和关卡,空手过关卡的都得被搜身,带着这么多东西,咱们肯定也过不去。另一条路......大当家的,另一条路上倒是只有鬼子的一个关卡,运气好了倒是能糊弄过去,可这路挺险......”

颇有些奇怪地看了欲言又止的莫天留一眼,栗子群弯曲着手指敲了敲桌子:“天留,有话只管说!能成不能成的,咱们大家伙看着再商量就是了!再说咱们武工队里的同志也都是翻山越岭的好手,再险要的道路也都走过,多加些小心就是了?”

重重地点了点头,莫天留伸手朝着一条弯弯曲曲的路径指点着说道:“出山之后走青蟒河,从水路把咱们要送的东西运到小松庄附近上岸,在走**里山路就能到小松庄!可要走青蟒河,肯定就得路过鬼子在三岔湾的炮楼。白天鬼子站在炮楼上,一眼都能看出去好几里地,河面上无遮无挡的,咱们肯定走不成。可晚上......青蟒河在靠近三岔湾炮楼的地方有个回水洼,小船走到那儿就转磨,很容易叫冲进那个回水洼里,有时候花老大力气都折腾不出来。万一动静闹大了,鬼子还是能发现咱们!”

紧皱着眉头,栗子群看着莫天留在桌子上用水渍画出来的路径图,沉吟着低声说道:“往日里有人在晚上走过青蟒河么?”

微微摇了摇头,莫天留飞快地接应道:“青蟒河虽说水不算深,可有几处地方有浅滩和大石头,白天走都有船搁浅、撞沉,从来就没听说过有人夜里行船的。”

“那靠近三岔湾炮楼的地方,河水最深的地方能有多深?”

“我这身量的人走到河心就得没顶,棒槌这身量的.......踮着脚尖扑腾几下,还能露出鼻子?”

“能找着熟悉青蟒河水性的老船工么?”

“难!鬼子刚占了清乐县的时候,在青蟒河里搁下了两条小汽船来回巡游,连撞带打的弄翻了好几条以往在青蟒河上打渔、运货的小船,逼得那些老船工都跑到外面去求活路了,就连能用的船都没剩下几条。大当家的,要是你觉着咱们走青蟒河这条路能成的话,估摸着咱们还得去青蟒河边的好几个村子里寻,才能大概凑齐了运货的木船?这一来一去的耽误了功夫,也都不知道能不能赶趟?”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