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言情 母亲父亲和儿子

三十九中

母亲父亲和儿子 苑丁 2364 2020-04-27 16:15

  

   管田从他当了徐村的村长以来,在徐村徐家祠堂召开过三次全村村民大会,第一次是他接任村长的职务时的就职演说。那次他只说了四句话:第一句是“村民同志们大家好!”;第二句是“本人不才,能力有限,请村民同志们多多包涵。”;第三句是“我管田一定要带好头,领着乡亲们把徐村管理好建设好。”;第四句是“谢谢大家,散会!”

徐村的广大村民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个个面面相觑,张着嘴看着管田村长,都希望他多说两句。村民们还是站着一动不动,不想散场。当然也有人认为这样的短会,这样的风格就是好。

管田村长自己笑嘻嘻地带头走了,他边走边说:“我都走了,你们大家还不走,回去干活去吧,别站着发愣啦!”

这时候村民们才嘻嘻哈哈笑着开开心心地走出徐家祠堂的大厅纷纷散场回家去了。

第二次开村民大会,管田村长说得就多了一些,但他说得最多的是种好庄稼,管理好田地的山海经。最后他告诫乡亲们要互相关心,互相帮助,大家都是一个村的,要和睦相处,这样村里的事就能搞得好。

这一次是管田村长任职以来的第三次召开徐村全村村民的大会。这次会上他说得很多,也很动情。他声情并茂,振振有词地说,在今天这个村民大会上,他管田当着大家的面宣布辞职卸任,就是让徐村的村民们大家都知道,管田的村长不是被撤职的,而是自己不想干了,自动卸任离职的。管田为什么要离职呢?因为这个村长他没有法子当下去了,有些事情他万万是办不到的,也做不出来。这都是管田的正直无私的性格和忠厚诚实向善的良心使然的。有人说管田的阶级立场不稳,满脑子的右倾思想。管田的立场稳不稳,思想右不右,管田自己清楚明白,将来历史也会见证的。你们大家说说看,强天强是个多么好的孩子,人家要求进步,要求加入中国**青团,他们学校派人来调查了解,关于他们家的社会关系。管田是直性子人,凭着天地良心,实事求是地反映了情况。他们家跟大地主徐云豹根本就毫无来往,可以说早就断绝了关系。虽然虎嫂强紫芸跟徐云豹有血缘关系,但她一生下来都是由奶娘强王氏养大带大的。徐云豹慑服于三姨太贡美丽的淫威,从来不管不问。紫芸长大了,出落成一个漂漂亮亮的大姑娘了,他们又强婚逼嫁,嫁给三姨太贡美丽的痴傻的侄子贡二愣子,又想利用强紫芸的姿色逼婚获利,直逼得紫芸姑娘疯疯癫癫,差一点送了性命。他们强家一家人深受徐云豹和三姨太贡美丽的压迫剥削,欺诈陷害,这在强震虎平反昭雪书上写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我管田没有害说吧!可是有人硬说是血缘关系是关键,谁也改变不了。说是“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生儿会打洞”,阶级本性是改变不了的。还说他们有海外关系,能保证他们没有打上阶级的烙印?大家都知道,我们中国有好多大好老,家庭成分也有高的,可他们都成了进步人士或者革命家,这都是有根有据的事实。不错,我管田跟田嫂杨桃、虎嫂紫芸相处得都不错,大家都是一个村的,都是左邻右舍,互相关心,互相帮助,这是理所当然的。他们又不是反革命,管田跟他们合得来处得好,就是阶级立场不稳,就是右倾啦?这不是把门闩安在门鎝子上,把门鎝子扣在门闩上的蠢事吗?那样安得上吗?真是牛头不对马面,驴唇不对马嘴!

管田村长说着自个儿哈哈大笑起来。又说,我管田有何德何能?我管田没有官瘾,也不是当官的料子,从来就没有想过要当官。李刚的村长被撤下以后,这个徐村的村长,按常理应该由副村长王左顶上。结果,不知怎么阴错阳差,冒出个管田抢了他的村长,这对王左村长来说有点不公,他心里舒服吗?好受吗?管田今天就当着徐村全村村民的面,辞掉徐村村长的职务,请大家见证,请大家记住,管田的村长是自己主动辞退的,不是犯了错误被撤掉的!我叫管田,生来就是种地管田的胚子,我还是种我的地,管我的田去了。管田说完了,乐乐呵呵地走下主席台,走出徐村村委会,出了徐家祠堂的大门扬长而去了。

会场上一片嘘声,一阵哄笑。

王左当然就顺理成章地成了徐村的村长。他虽然被管田的一番连珠炮似的说辞,刺激得脸上红一阵白一阵,可他心里还是暗暗高兴的。他的目的达到了,他如愿以偿了,成了徐村的村长。本来李刚下台,理所当然应该由他王左顶上去当徐村的村长的,偏偏半路上杀出一个程咬金——官田来,抢了他的村长,他真有点不服这口气。于是,王左就处处找管田的麻烦,揪他的小辫子,时时给管田出难题,给他穿小鞋,让他不好受!现在管田既然自动离职了,王左就成了徐村当然的村长了,他最后以堂堂徐村村长的身份宣布散会了。

在这个村民大会上,强天强和他的母亲紫芸终于恍然大悟了,难怪学校团组织没有批准强天强入团,原来是徐村有人从中作梗打了垻。他们听管田说的那些话,就知道是王左干的好事。强天强一边走一边想,难怪田丽芳说“逃亡地主徐云豹的女儿是生不出龙来的;她田丽芳就是凤凰也变成鸡了。”这话倒是击中了要害。不过,强天强偏不相信,他就这样被死死钉在耻辱的柱子上啦?强天强的父亲强震虎是冤屈死的,他的儿子强天强难道也要背冤屈吗?不,不行。强天强必须到学校去一趟,把事情向组织上说清楚,还他一个本来的面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