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科幻末日 星河虫皇

六十二、一窝端 上

星河虫皇 落日之泪 5360 2019-08-21 22:31

  

   六十二、一窝端(上)

战斗持续着,杨思齐并没有作任何的改变,就是在重炮甲虫损失到一定的程度之后,又派出一批上去补充,就是如此的简单。

这样的战斗看上去打得很热闹,但实际上,双方的伤亡都不算太大。一天二十四小时不间断的打下来,联盟方面战沉了战舰一百四十多万艘,重炮甲虫则被消灭了大约一千万只。其烈度比起之前的战斗肯定是远远的不如。

不过,无论怎么说,这样的战术对联盟来说,损失还是在可以接受的范围之内。于是,在杨思齐没有做出其他反应之前,他们也不介意这样继续打下去。

当然了,要想这样继续打下去,就要时刻都在后方准备着大批的兵力,以防万一。虫族可不是光只会挨打而不会还手的主。同时,战沉的战舰也需要补充的,以维持着前线的数量。反正是和杨思齐一样,随损随补。

一天的战斗过去了,两天的战斗也过去了,三天的战斗同样过去了。

联盟的所有将领们都有点不安了。杨思齐在过去的三天内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动作,他就这样光挨打而没有改变任何战术。

所谓疑心生暗鬼。这样的战术不是不能破,要破的方法其实有不少的。但是,杨思齐却没有采取任何行动,这就很让人怀疑了,难道杨思齐的脑子就笨成这样,连一个破招的办法都想不到?

这不可能,这肯定不可能。所有人都否决了这个想法。

就算杨思齐是战场上的新丁,不懂战术,可是,在他的身边却是有不少名将的(唐军是什么人,联盟很清楚,一个身经百战的大将。固然,大齐国的武力在联盟看来不值一提,但这并不代表唐军的军事水平不行。相反,在很多联盟的将领心中,唐军算是一个很优秀的将军。这就如我们今日看古代名将,论起战斗力,我们今日的军队完爆古代军队,可是,论起将军的指挥水平和战略水平,却没有多少个将军敢说自己就一定比古代名将强)。

唐军不会提点杨思齐?不可能。

那么,杨思齐在知道破解之法之后却没有采取任何行动,这就证明他一定是在打什么主意,一个有可能让联盟吃大亏的坏主意。

这么一想,就让联盟的所有将领全部都把心提起来了。不怕敌人会出招,就怕敌人隐忍不出招。联盟认为,杨思齐现在就如一条隐忍的毒蛇,不出手则矣,一出手,必定是必杀招。

第四天、第五天、第六天,又是三天过去了。

战斗并没有停止过,双方的战损基本上和第一天一样,同样的战术,同样的战斗烈度,这接连的五天战斗就如是第一天的翻版一般,没有什么大的变化,顶多就是伤亡的数字的后面几位有一点变化而已。

这三天,联盟的所有将领都有点坐不住了,这仗,打得糊涂啊,甚至可以说是完全不明白,杨思齐到底在玩些什么呢?

“要不,先停下来如何?”有人提议。

“再打打看,看他杨思齐到底在玩些什么把戏,命令全军,做好一切的防御准备,通知所有的部队,全部特级战备。”卡姆斯不同意,但却让部队做好一切准备,以迎接将有可能出现的变局。

第七天、第八天、第九天、第十天,又是四天过去了。

还是没有任何的动静,重炮甲虫的损失已经达到一亿之数了,可杨思齐似乎不把这一点伤亡放在心上,还是没有采取行动。

这种暴风雨前的平静最是让人压抑,最是让人精神紧张。联盟的一众将领,几乎每一个都是从尸山血海中闯过来的,平生大小战事无数,但这样的仗却还是第一次打,这简直就是完全超出他们理解的仗。

联盟的将军们一个个虽然不敢说都是修炼有成的,但至少也达到恒星阶八级以上的实力,数千年的养气修炼也算是有成,可现在,他们却有点沉不住气了。

“杨思齐到底是有招没有招啊。”

这一个怀疑在不知不觉中从将军们的心中滋生起来了。若是有招,这样的仗都打了十天了,就算重炮甲虫是炮灰,但都已经损失了一亿了,却还不动,这有点过了吧。若说无招,却也着实难以让人相信。

“各位,我们都来分析一下,他最有可能采取的种种行动方案。”卡姆斯召集众将开军事会议。

分析来分析去,方案还是跟原来一样,也跟唐军所想出的方案差不多。要么是出动更强的兵种,要么是以绝对优势的兵力一举干掉敌人,除此之外,其他的方案都不太好使。

“杨思齐那混蛋到底在想些什么呢?”有人骂了一句。

是啊,跟杨思齐开战已经足足几十年了,中间打打停停的,可是,至今为止,他们都搞不清楚杨思齐到底在想些什么。连对方的战略都猜不透,这仗,打得有点盲目。

十年之期早过去了不知道多少年了,杨思齐一早就可以走了,但他却没有走,他留在大齐河系有什么用呢?他应该知道,留在大齐河系的时间越长,他本人就会越危险的。

完全猜不透,怎么猜都不合理,至少无法用一个让大家都比较信服的理由来解释。这让人犯难啊。就如现在这样,根本就无法知道杨思齐有什么想法,这样打消耗战,很明显的就是对他不利,可他却还是要坚持打下去,这完全是违背常理的。

“如果他消耗得起呢?”洛斯托忽然说了一句。

“什么意思呢?洛斯托阁下。”

“我军现在每天损失一百四十万艘战舰,而我军每年现在只能补充二千万艘,十天下来,我军已经损失了一千四百万艘,那么,按这样的战损速度,我军根本就消耗不起。以我国现有的兵力再加上补充的兵力,最多不会超过五个月,我军的所有兵力就会消耗干净。”

当然,这只是计算奥坦族的兵力和其他顶尖种族的兵力,那些附属种族的兵力不计其中,而附属种族的战舰就算再多,在重炮甲虫面前也是送菜的,这可以不计。

“按杨思齐现在的损失,他一个月大约损失三亿重炮甲虫,可是,如果他的兵力超过十五亿以上呢?那么,这样的损失他损失得起,而我们,能损失得起吗?”

打消耗战,就看谁的本钱更雄厚,谁的本钱雄厚,谁就能够支持到最后。这是铁律、真理。

毫无疑问,虫族是最不怕打消耗战的那个,尤其是杨思齐这个怪胎,跟以前的虫族完全不同的怪胎。其他的不说,就光只是说高级混沌塔,就大齐河系内的已经有五百多座了,这等于是每天可以为杨思齐提供五百多亿晶的生命能量,五百多亿晶啊,足可以够杨思齐制造出一万七千多只重炮甲虫了,如果再加上其他呢?这个数字至少得翻上好几番。

杨思齐可是积累了几十年啊,那么,计算起来,他到底积累了多少生命能量啊,除了他自己之外只怕无人知晓。要想跟他拼消耗,这只怕很难。

“虽然我军的轮番战术大幅度减少了我军的战沉率,但实际上,我军与重炮甲虫的交换比却是降低了,从原来的十一比一降低到七比一,所以,从数字面上看我们能够支持更长时间,可实际上呢?我们的损失却比之前更大。”

“还真是这么回事,为什么呢?”

“很简单,我们的命中率降低。我们只是打一炮就走,因此,在短时间内的瞄准和锁定就比较困难。命中率比之前的自然是大幅度降低。”洛斯托平淡地说。

还真是这么回事。静止射击跟跑动时射击,其命中率根本就是两回事。

“其二,重炮甲虫的生存力大幅度提升。除非我们的炮火一炮命中其要塞,否则,就算是将其的关边身体都摧毁了,它还一样不死,并且,还能够快速恢复中。而我们的战舰要想在快速机动中命中快速机动中的重炮甲虫,还要命中其要塞,做到一炮必杀,这很困难。”

“……”

“洛斯托,那你认为杨思齐到底是在想什么呢?”

“之前,我们跟杨思齐的交换比是十一比一,现在是七比一。所以,看下来我军是全面占优,实际上,杨思齐只怕希望我们一定这样打下去,打这样的消耗战,对他来说有利。他也算定了我军的资源会跟不上,所以,只要消耗到我军的资源耗尽之后,我军自然就不得不退了。”

听完洛斯托的分析之后,所有将领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杨思齐摆明了就是什么都不用做,就这样跟联盟耗,只要他耗尽了联盟的资源之后他就赢了。联盟现有的资源和产能能够耗得过杨思齐吗?这一个只怕连联盟自己都没有信心啊。

得,这批军队耗尽了,然后,等再生产出来,再打消耗战,那么,这场消耗战到底得打到什么时候呢?再打五十年?一百年?还是两百年呢?又或者是五百年呢?

哥们,这里不仅只有三十六家顶尖种族的军队(玉琼族在西边,并没有派军队过来),还有大量的附属种族的军队,军队是应该服从军纪那不假,可是,军队也是由一个个士兵组成的,士兵离开家乡太久了,会思乡,会想念自己的家人,会厌战,会发生很多古怪的事。现在,这场战争已经过去了足足七十多年了,再打一两百年,谁受得了呢?

还有,战舰的生产是需要消耗资源的,这里是奥坦族的大本营,很多物资都是由奥坦族提供的,谁让奥坦族是主场呢?那么,几千个种族,数以亿计的军队集中在这里,每天需要消耗多少物资呢?这些物资所需要的费用是谁来提供呢?全部由奥坦族提供,奥坦族的家业再大只怕也得被吃穷了。

总之一句话,仗打得越久,对奥坦族就越不利,相对的,对其他种族也不是什么好事。如果这场该死的战争真的还要打上几百年的话,那奥坦族上下非得炸窝不可。

相反,杨思齐却没有任何的问题,他的生命能量根本就不需要任何的成本,他只需要在自己的意识里下一个命令:“生产部队。”然后,再把这些部队送上战场即可,其他的什么国计民生的问题,他就一个人而已,他需要考虑这些问题吗?

反正就是一句话,杨思齐耗得起,可联盟却是耗不起,时间拖得越久,对联盟就越不利。